山桐子:直也是道德的一种吗?

飞鹤子:是的。直是使人保持着正的状态,并且维护正理,不让正理被遮掩、不让正理被改变。这是直阳的一面、道的一面。

山桐子:怎样的理才算正理?

飞鹤子:能让人保持正的状态的理,能让人走正路的理,才是正理。

山桐子:什么是人正的状态?

飞鹤子:清醒的、不执著的、不沉迷的、理智的、平和的、阴少的、不极端的、不偏的、中庸的。

山桐子:什么东西会遮掩正理?

飞鹤子:阴的东西。

山桐子:阴的东西有些什么表现?

飞鹤子:阴暗的、见不得光的、怕被伤害的、怕别人识破的、怕别人说它的。一旦被说中、一旦被曝光、一旦受到了伤害,人就会不好意思,严重的会恼羞、发怒、生气、害怕、难过、伤心、气愤、争辩等等,发出各种情绪,具备这些特征的东西,都是阴的东西。具体地说,包括人心、执著、各种情、各种追求和欲望、爱和恨、喜欢和讨厌、自己的特性、尊严、自尊、自我。

山桐子:如何才能做到直?

飞鹤子:有了阴,就会失去直。阴越多,直就会越少。

山桐子:有些人把“有话就说”理解成了直,对不对?

飞鹤子:这是对直的歪曲理解。直不是“有话就说”,不是肚子里有什么话全倒出来,就是直了。这不是直,这是人在发泄他自己说话的欲望。

山桐子:说话也有欲望吗?

飞鹤子:当然,肚子里有话了,就想说出来,这种东西就是欲望。欲望不是道德,欲望是背离道德的,欲望越大,道德越少。

山桐子:发泄说话的欲望,是人在发泄自己的情。

飞鹤子:情增加了,道德就少了。

山桐子:人发泄自己的情,情就会增加吗?

飞鹤子:是的。满足了感受,情就会增加。

山桐子:怎么样的说话才符合直?

飞鹤子:道德是中庸的,不是极端的。直既不是“有话就说”、“无顾忌地说”,也不是“有话都不说”。这两种状态都是极端。直是说话的时候不为私,说话的时候不为情,说话的时候不为利益,说话的时候不动情、不动气,按理说话,按道德标准说话。

山桐子:没有话说是不是极端?

飞鹤子:不是,没有话说的人不是极端,滔滔不绝、话多的人才是极端。话少的、经常想不出有什么东西要说的人,是情少、欲望少、观念少的人,这种人是好人。情多、欲望多、观念多的人就会滔滔不绝,这种人才是极端的人。中庸是无,少是不极端,多是极端,有越多越极端。“有话不说”不等于“没有话说”,虽然两者表现出来都是不说话,但是本质却是不同的。

山桐子:“有话就说”是为了满足人自己的情,想说所以说。为情而说的话,不叫直。

飞鹤子:情不是道德。因为情而说的话、而做的事,都不属于道德。虽然人是有情的,但是也不能因为人有情,就可以把情当成了道德。情是情,道德是道德,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道德的内涵,是不允许人改变的。改变道德的内涵,是人最大的罪。

山桐子:道德是阳,情是阴。不能把阴当成了阳。

飞鹤子:是的,阴阳是不能篡位的,阴阳篡位了,就会阴阳反背、阴盛阳衰,人的灾难就到了。

山桐子:直阴的一面是什么?

飞鹤子:对人不耍手段、不耍阴谋、不耍情、没有企图。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