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  义
 



山桐子:正义不是正。

飞鹤子:人说的正义,它的正,是正负的正,不是歪正的正,所以不属于道德,它只是人的观念。

山桐子:为什么正负的正不属于道德?

飞鹤子:中庸才是道德,不是中庸的东西,都不属于道德。正负的正,它不是中庸的。

山桐子:为什么正义的正,是正负的正?

飞鹤子:中庸是不偏。人说的正义,是属于正负的正里面的东西。正负的正,不是和私相对的。道德讲的正,是和私相对的,是不歪。其次,正义它维护的是人自己认为的对或好,它维护的不是道德。道德的道,是人回归的路。正义维护的不是人回归的路,所以它维护的不是道德。

山桐子:正负的正,不和私相对,和什么相对?

飞鹤子:和负相对。

山桐子:负不是私吗?

飞鹤子:负和私是完全不同的概念。生命在法面前是平等的,在道德面前同样也是平等的。极正和极负一样,都是私重的。私的多少和极端的程度有关、和正或负的极端程度有关,和属于正还是属于负无关。越极端的私越重,比如说,负20比负10私重,正20比正10私重。负的生命,它们做好了,也是可以中庸一些的,也是可以私少一些的。法衡量它们的标准和正的生命是一样的,都是要私少,不极端,才是符合道德的,所以它们也是维护法和道德的。这是指正常的、符合法的生命,变异了的、不符合法的、反法的,不属于这里说的范围。

山桐子:道德有对不对、好不好这些概念吗?

飞鹤子:没有。道德是没有对不对或好不好这样的概念的,人没有资格衡量道德对不对或好不好。道德本身就是标准,除了法之外,没有任何其它标准有资格衡量道德。人衡量东西,是用他脑子里面的观念作为标准来衡量的。

山桐子:人用自己的观念作为标准来衡量道德说得对不对?不可以这样。

飞鹤子:所以人没有资格衡量道德说得“对不对、好不好”。

山桐子:人没有资格衡量道德。

飞鹤子:因为人的观念不是法。只有法才能衡量道德说得对不对、好不好。

山桐子:人的正义维护的是人认为好或对的东西。

飞鹤子:是的。道德维护法的圆融稳定、维护生命的提升,不维护人认为好或对的东西。道德维护的法,是宇宙的法,是真、善、忍,而不是人的法律。

山桐子:道德维护法的圆融稳定,人的正义维护人认为对的东西。连维护的东西都不同,所以正义不是道德。

飞鹤子:真正的正义,其实是维护道德的,只是人讲的正义,它不是维护道德的。

山桐子:真正的正义是什么?

飞鹤子:真正的正义是无形的,人看不见,也感受不到。所以对人说真正的正义是什么,是没有意义的。人按照道德标准去做人,就会有真正的正义了。

山桐子:所以所有人能认识的、认为是正义的东西,其实都只是人讲的正义,不是真正的正义,不是维护道德的。

飞鹤子:所以讲道德的人,不一定讲正义。同样,讲正义的人,不一定讲道德。正义和道德,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

山桐子:道德里面也有义,这个义和正义有什么关系?

飞鹤子:没有关系。因为人的语言很有限,所以不同的内涵会用同一个字,这种情况很多。义,它的本意是“好”。那么道德讲的义,是道德说的“应该”,人讲的正义,其实就是人讲的义,是人认为的“应该”,只不过人喜欢冠它以“正”来形容,以表明自己讲的义很“正”。那么到底是真的正,还是假的正,就不是人说了算的,而是道德衡量的。所以人可以称之为“正义”,只不过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就不是人说了算的。

山桐子:道德说的义,是按照私少的理、不极端的理来做事。人的正义是按照什么理做事?

飞鹤子:按照人自己认为对的东西。

山桐子:人自己认为对的东西?那是什么?

飞鹤子:千奇百怪,不同的人,认为的正义的内涵都不同。有人认为报仇是正义,有人认为除暴安良是正义,有人认为反对暴政是正义,有人认为追求幸福是正义,有人认为维护自己的权利是正义,有人认为维护和平是正义,有人认为大声争理是正义。

山桐子:维护和平对不对?

飞鹤子:人可以这样做,只是这种东西和道德没有关系,不是维护和平了,就等于那个人有道德。

山桐子:为什么现代社会这么多这些东西?

飞鹤子:因为现代社会是阴盛阳衰的社会,所有维护阴的东西的行为,都会非常强盛。“维护和平”这种东西和墨子的“非攻”是一路的货色。

山桐子:哦,极端的东西。

飞鹤子:是的。道德只讲天理,不讲什么“维护和平”,人整体的道德好,人就会有和平,不需要有人专门去维护;人整体的道德不好,就不会有和平,再如何维护也不会有。善恶有报才是天理,而不是什么“维护和平”。人不好了,道德普遍都不好,这样的社会一定不会有和平,一定会有恶报,人再如何努力“维护和平”也不会有和平。现代社会是人治社会,人只相信人的手段,相信只要用人的手段,就能治理社会,相信用“维护和平”这些手段就能得到和平,人不相信天理和道德的存在。所以现代人才会把“维护和平”这些东西抬到至高无上的地位。人相信“维护和平”了就能得到和平,就像蚂蚁相信只要努力找食物,就能生存,是一样的道理。

山桐子:所以不是“维护和平”,而是应该维护道德。

飞鹤子:由于现代社会是人治的社会,所以在现代社会里面,擅长用手段治理社会的人、有能力的人,地位一定高。比如说,什么警察、人权律师等等之类的,也可以成为领头,拥有最高的地位。

山桐子:人以为用“维护和平”、“维护人权”等等手段,就能得到社会稳定。是有“和平”了、是有“人权”了,只不过吸毒的照样吸,明星照样在卖相,人越来越喜欢魔鬼形象,想贪钱继续贪,好色的继续好色,满街都是有身材的美女,本质上没有任何改变。不是说那个人打了人了,骂了人了,才是坏。一个人满脑袋都是不好的思想,钻进什么东西里面毫无节制,在思想里面放纵自己,即使他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也一样是坏,靠人的表面的手段,“和平”、“人权”,什么也改变不了。

飞鹤子:不讲道德的社会,人用任何手段,都无法得到真正的稳定。

山桐子:警察也能成为领头人,有力量就能做头?搞黑社会?

飞鹤子:是人在搞人治社会。这是宇宙中败坏了的势力搞出来的东西,有力就能做王,比孟子“保民而王”的“仁政”还低级。

山桐子:有力就能做王,黑社会才是这样的,不讲道德的地方、野蛮的地方,才是这样的。

飞鹤子:现代社会是不讲道德的、野蛮的社会,所以在这样的社会里面,警察的地位才会如此高,“超人”、“大力水手”才会应运而生。就像在乱世,英雄的地位也会很高一样。现代社会,人都疯了一样地追捧警察,和乱世的人疯了一样地追捧英雄,是同样的道理。没有了道德的社会,人衡量人的标准,一定是能力和力量,而不是道德。社会要变好,不是靠用警察消灭了坏人社会就会变好的,而是要用道德教化人,使人普遍的道德水平提升上来社会才会变好的。

山桐子:所以那些野人社会,往往特别崇拜大力士、勇士,“超人”、“大力水手”最多,那些人只讲力量,不讲道德。

飞鹤子:追捧“正义”而不讲道德的现代社会,是崇拜能力、崇拜勇士、崇拜金主、崇拜武器的社会。

山桐子:崇拜大力士的现代人,一定喜欢弱肉强食和竞争,人人都想做大佬。现代社会和黑社会有什么区别?太相似了,本质一样。

飞鹤子:所以搞民主的才如此赞美自由竞争,称之为“公平竞争”,他们认为有竞争的存在,人才会做好。搞民主的人把人视为动物。

山桐子:有竞争人才会做好?有得抢人才会做好?搞民主的人的心态怎么和禽兽一样?天上的神佛那里就没有竞争,神佛难道比人还做得不好?搞民主的人用极端赶走中庸,用民主赶走孔子,用竞争取代道德,以为有了竞争就会有文明社会,以为有了自由就会有幸福。是的,有了自由就能有痛快和享受,只不过痛快和享受完了天灾就到了。

飞鹤子:还有一种常见的、人喜欢的正义,也是很容易被人以为是道德,就是人说的“替天行道”、“行侠仗义”。

山桐子:为什么这种东西它不是道德?

飞鹤子:道德衡量的是一个人的本质,衡量一个人恶多不多、追求多不多、极端多不多等等,不是衡量人有没有做好事的,不是说一个人做好事多了,这个人就是有道德。做好事多的人,很有可能道德也很不好。“替天行道”、“行侠仗义”这些东西是人说的好事,不属于道德。并且,很多这种行为,它是人私自这样做的,是人自己想惩罚坏人、想发泄愤恨,而为自己的行为冠以冠冕堂皇的名堂罢了。当然,也不排除这种事是神让他这样做的,因为天往往会利用恶人来惩罚恶人,很多事情也就是这样,因为神不会亲自下来做事。

山桐子:是不是神不会叫好人来惩罚坏人?

飞鹤子:惩罚人这种事它本身就是属于恶的,神当然不会叫善良的人去做恶事,神只会叫恶人做恶事。如果是神让这个恶人去惩罚另一个恶人的,那么惩罚完了,神会让他有荣耀、或钱财或地位。但是从道德来看,虽然惩罚人这种恶事是神叫他做的,虽然他会得到荣耀,但是他也是恶人,不是君子,因为道德衡量的是人的本质,不看他有没有荣誉、地位、受不受人拥戴和尊敬。

山桐子:所以有荣耀的人,不一定都是好人。

飞鹤子:是的。路是人选择的,愿意选择善良和道德的人,神不会让他做惩罚人这种恶事。

山桐子:人私自惩罚坏人会如何?

飞鹤子:人会有罪。如果那件事不是神要他做的,而是人私自做的,那么就会有罪。坏人是天惩罚的,人没有资格私自惩罚谁、私自杀了谁。人应该是善的,不应该做这些恶的行为,否则就是恶人。虽然他惩罚的那个也是恶人,但是人如果私自惩罚恶人,那么惩罚人的这个人他自己也是恶人,并且会有罪。

山桐子:如果那件事是神要他这样做的,会有罪吗?

飞鹤子:罪不会有,不过是恶事,人做恶事就会沾染恶,会变成恶人,没有道德可言。

山桐子:所以搞“行侠仗义”的人是恶人。

飞鹤子:是的,不管是他私自要这样做,还是神让他这样做,在道德上,他都是恶人。惩罚谁、杀了谁,不管是不是私自做的,这些事都是恶人的所为,不管他惩罚的那个人、杀的那个人有多坏,杀人的人也是恶的,是道德所不容的。战争除外,战争是天象变化,不在道德的范围内。道德衡量的是个人行为,不衡量天象变化带来的事情。当然,参与战争的人里面,有恶人,也有不是恶的人,就要看每个人他的本质里面恶的因素多不多。只是单纯就战争这件事而言,不涉及善恶的问题,因为它是天象变化。

山桐子:怎样看战争里面的人,哪些是恶人,哪些不是恶人?

飞鹤子:有个人情绪参与其中的,在打仗过程中,有喜有怒、有憎有爱的,往往是恶人,没有个人情绪参与其中的,只是执行命令和任务的,不能算恶人。

山桐子:恶人情绪大。

飞鹤子:情绪变化多的、情绪起伏大的,往往是恶人。

山桐子:恶事做多了,迟早有恶报,因为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虽然他惩罚的也是恶人,但是不代表他做了恶事没有恶报。

飞鹤子:善恶有报是宇宙中永远不会变的法理。

山桐子:为什么有人认为道德是维护社会秩序的?

飞鹤子:这是人对道德的歪曲理解。道德维护的不是什么社会秩序。虽然人道德水平的普遍提升,会起到使社会秩序安定的作用,但是道德真正维护的、道德产生的原因,却不是什么社会秩序,而是法的圆融稳定。

山桐子:社会秩序的安定,只是人道德水平普遍提升后出现的现象、附带的效果。

飞鹤子:是的,这是道德提升后出现的现象,就像人想守住忠,看起来就好像变成了“忠于君王”一样,同样只是现象。现象和本质不是一回事。人之所以会认为道德是维护社会秩序的,是因为人看事物只看表面现象,把表面现象当成了本质。如果一种“道德”,它产生的原因,是为了维护社会秩序和人的生活生存环境的,这样的“道德”,一定是假道德,一定是人自己编造出来的“道德”。

山桐子:道德不是用来维护社会秩序的,那么社会秩序靠什么维护?

飞鹤子:道德提升后,社会秩序自然就好了,只是道德产生的原因,不是为了维护社会秩序,它是这种关系。社会秩序靠人的法律和人伦人情来维护。道德是道德,不能和人的法律、人伦人情混为一谈。法律和伦理,都是人的东西。人的社会要靠人的东西来维护。道德不来源于人,不是人的东西。

山桐子:为什么有正义的人,很容易被人看成是有道德?

飞鹤子:是因为这些行为,在某种程度上盗用了道德的名义。有些人打着道德的旗号,实际上追求的只是人的正义,而不是想要提升道德。提升道德根本不需要大声喊,根本不需要争取什么,根本不需要宣扬自己的主张。人自己的主张,它不是道德。道德是神给人的。凡是打着道德的旗号来宣扬自己主张的人,都是在盗用道德,在干坏事。还有一种行为,人很容易认为是“道德”。

山桐子:还有行为在冒充道德?

飞鹤子:就是人的求“公道”。

山桐子:什么是“公道”?

飞鹤子:人追求的一种东西。人以为追求“公道”是因为讲道德。

山桐子:为什么人要追求这种东西?

飞鹤子:因为不讲道德的人,对自己受到的伤害耿耿于怀,想寻求补偿,认为自己得到补偿,才是有“公道”,得不到补偿,是没有“公道”。

山桐子:这种认识对不对?

飞鹤子:表面上看好像是对的,实质不对。追求“公道”,是不讲道德的人追求的东西。因果是永远不会缺胳膊断腿的,有了因,一定会有果;有果一定是先有因。人以为自己不要求“公道”,“公道”就会失去,怎么可能?法永远不会变,道永远不会变,变的只是人自己的人心和感觉。

山桐子:怎样看待人讲的正义?

飞鹤子:人可以讲正义,这个没有问题。人喜欢维护什么都可以,这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也是人这里正常存在的。只是人讲的正义,最后是否能得到人想要的结果,就不一定了,因为衡量这一切的,不是人说了算的,而是道德衡量的,法说了算的。还有,不能把人讲的正义这些东西变成道德,不能往道德里面加这些东西,不能大量宣传这些东西。人讲正义的同时,最好不要忘记道德说了些什么,因为只有遵循道德,才能使人变好变干净。

山桐子:为什么不能大量宣传正义这种东西?

飞鹤子:不是道德的东西,是不能拿来大量宣传的,只能谁觉得它好,谁自己拿去用。

山桐子:宣传这种东西会有什么后果?

飞鹤子:不够中庸的东西,如果大量宣传,都会使人变极端。人一旦极端了,就会变得张狂而失去平和、失去善良,如果整个社会的人都变极端了,这样的社会就会永远失去平和和稳定,走向崩溃。

山桐子:平和才是真正的善,张狂是恶。励志也是这一类的东西,是一种极端的东西,不是平和的。

飞鹤子:是的,这些都是人的观念,本质是一样的,都不能拿来大量宣传。不够中庸的东西、太极端的东西,作大量宣传,就是想毁灭人,是法所不容的。个别人自己选择要这些东西是可以的,作大量宣传就不可以了。

山桐子:怪不得《水浒传》一出现就成为了禁书。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