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庸
 



山桐子:中庸和道德的关系是什么?

飞鹤子:道德是中庸所生,中庸是道德的最高境界。

山桐子:为什么中庸是道德的最高境界?

飞鹤子:人是怎么来的?

山桐子:宇宙中的生命,当他在产生他生命的先天那个境界中,增加了不好的东西,就会掉层次。当他这样一生一生不断地积累了更多的各种不好的东西,他就会一层一层地往下掉,最后就会掉到人那里。

飞鹤子:所以生命要提升自己,要重新返回到高层次、返回到先天的境界,就要把增加了的那些各种后天形成的东西去掉,才能返回去。假如说,把后天形成的包括人心在内的所有不好的东西,全部叠加在一起,然后做一个尺度来衡量这些东西的多与少的话,你说,这些后天的东西多的层次高,还是后天的东西少的层次高?

山桐子:后天的东西少的层次高。

飞鹤子:假如说,把人后天增加的所有东西,全部抓到一起、累计在一起,做成一个球,你说,这个球大的层次高,还是这个球小的层次高?

山桐子:球小的层次高。

飞鹤子:当你把后天形成的这些东西去掉了一些,这个球就会变小一些。当你这样不断地把这个由后天东西堆成的球、从球的外面一层一层地剥掉后天的东西,这个球就会越来越小,当最后小到只剩下圆点那一点的时候,就相当于你去掉了所有后天的东西、相当于你返回到了先天的层次中去了。

山桐子:后天形成的所有东西都没了,就能返回到先天的层次。

飞鹤子:那么这个由后天的东西形成出来的球,它的圆心位置是什么?就是这个生命的中庸的位置,也就是这个生命先天所在的层次。

山桐子:中庸不是相对的两个极的中间吗?为什么会成为了圆心位置?

飞鹤子:人后天的东西是怎样生成的?

山桐子:怎样生成?执著回来、要回来的。

飞鹤子:没错,从一个角度看,确实是人自己执著回来、要回来的。除了从这个角度看,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

山桐子:怎么看?

飞鹤子:人后天形成的东西,它们也是宇宙中的物质和生命,那么它们的出现、形成、发展和死亡,同样遵循着宇宙的规律。宇宙中的任何一种事物,都有它的特性,当它生成的时候,就会在宇宙的另一个地方、另一面,会同时生成一个具备和它特性相反、相对的另一种特性的东西。也就是说,任何一种东西,都有它的正反两面、正负两面、阴阳两面。那么人体同样是一个小宇宙,当人体中出现了一种东西,就会在人体里面的另一个地方,出现另一种和它特性相对、相反的东西。比如说,当人体中出现了喜这种东西的时候,在人体的另一个地方,就会生出怒这种东西。那么当你发现自己身上有了怒这种东西,你想去掉它,怎么去?

山桐子:发现怒出现了,就抑制它、舍弃它、不要它、和它断绝关系。

飞鹤子:这样做听起来好像行得通,可是实质上你会发现去不掉它,去掉了一些,没过多久,它又生出来了。

山桐子:为什么它又生出来?

飞鹤子:因为怒的另一面喜这种东西你没有去掉。假如说,你原先喜这种东西有5份这么多,那么你的怒,就一定也有和5份喜取得平衡的那么多的量。当你去掉了一些怒,可是5份的喜没有变,因为正负会在法的作用下取得某种平衡,所以怒会因为5份的喜的存在而重新生出来,重新生出和5份喜能够取得某种平衡的那么多的怒。所以你的怒会因为喜的不变而不变。就像地上有100只羊,就会存在和100只羊取得平衡的比如说5只狼,如果100只羊没有减少,那么5只狼也不会减少,是同样的道理。

山桐子:这样啊,怒会因为喜的存在而存在。

飞鹤子:怒会因为喜的出现而出现,同时会因为喜的存在而存在,也会随着喜的变化而变化。所以如果你想去掉怒这种东西,你应该怎样去?

山桐子:喜和怒一起去。

飞鹤子:正是这样,这就是中庸之道之所以是唯一的大道的原因。你如果不走中庸,中间的路,你是根本去不掉身上的东西的。其实人觉得经过自己的努力,把身上某些不好的东西去掉一些了,其实他是在无意识中走了中庸的路,他觉得自己的方法有用,其实他不知道,是中庸在起的作用。

山桐子:为什么会这样?

飞鹤子:举刚才同样的例子说。比如说有个人,他看到自己怒气太大了,他通过经常抑制怒气,发现怒气确实是少了一些了。其实是怎么回事呢,是他在去掉怒气的那些时间内,他无意识中同时把喜也去掉了一些。因为很可能他出现大喜的时候,他想起来,听过别人说什么喜会伤身之类的话,所以他也想性情平和些,所以把喜也去掉了一些。这样一来,其实他就是把喜和怒同时削掉了一些、往喜和怒的中间靠了一步了,走了中庸了。

山桐子:原来是这样。

飞鹤子:为什么圣人教人都是这样教的,说难过的时候不要太难过了,高兴的时候也不要太高兴了。为什么圣人教人不这样教,说难过的时候不要太难过,高兴可以尽情高兴?

山桐子:如果有人这样教人,说难过的时候不能太难过,高兴就可以尽情高兴,这个人肯定是个骗子。

飞鹤子:就是这个道理。中庸在宇宙中无处不在,遍布宇宙中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理里面,都有中庸的存在。

山桐子:房子的外面才会有路,中庸也是外面。

飞鹤子:相对的两个极的中间,正是由这两个极构成的那个东西的外面。其实这个道理人也是明白的。人中有个词叫“中间人”,什么是“中间人”,就是站在外面的人,站在由矛盾双方构成的那件事的外面的人。只有往外走才是出路,往前钻、往里钻是死路。古人云:退一步海阔天空。就是在教人走中庸的路,从牛角尖里退出来,退到外面去,外面才是广阔的天地,牛角尖里活得最辛苦。

山桐子:假如和别人争了起来,出现了矛盾的时候,什么地方才是外面?

飞鹤子:矛盾就是相对的两个极。为什么人和人之间会出现矛盾,就是因为人往极端走了,钻进了某个牛角尖里了。当一个人走上了某种正的极,或者走上了某种阴的极,身上某种因素越来越多起来了,那么负的那个极上面的因素,或者是阳的因素,就会和他冲突起来,正负相对,阴阳相冲,矛盾就出现了。这种时候,如果那个人,他明白了,看到了自己身上有某种东西确实是多了,逐渐地把自己身上多了出来的那种因素减少的话,也就是往少、往淡、往零、往中间的方向走的话,矛盾就会减弱,最后会消失。

山桐子:这边的极缩短了,那边的极也会跟着缩短,矛盾就变小了。

飞鹤子:一种后天形成的东西,要去掉的话,要连同和它相对的东西同时去掉,才能真正、彻底地去掉。这条路就是中庸,中间的路。喜和怒都不要,就会走向喜和怒的中间。喜和怒是相对的两个极,当相对的两个极不断地同时削减的时候,就会不断地往喜和怒的中间靠。那么对于由喜和怒构成的那个球来说,中庸不就是圆心吗?

山桐子:由喜和怒构成的那个球,当不断地从表面往里面削减的时候,就会越来越往圆心的位置靠。

飞鹤子:对于所有后天形成的各种东西来说,都是同样的这个道理。

山桐子:逐渐往中庸的方向走,就能逐渐返回到先天的层次。

飞鹤子:中庸是无,无是所有后天的东西都没有了的状态。什么是有,后天形成的东西就是有。有越多,层次会越低。这是道德里面说的有和无。

山桐子:道德能帮助人提升自己。

飞鹤子:道德是什么?道德是帮助生命提升自己用的。一个人,要不断地用道德标准要求自己,这样后天不好的东西才不会越积聚越多。对于做得更好一些的人来说,当各种不好的东西被削减的速度远远大于积聚的速度,德就会不断增多。当德大到一定程度,如果没有用来换取大的福分、没有太大的损耗,将来就有机会返回到高层次。

山桐子:如果一个人不用道德要求自己,会如何?

飞鹤子:一个人,不用道德要求自己,后天各种不好的东西就会不断地滋长和积聚,生命越来越沉重,层次越掉越低,将来的痛苦会越来越多。

山桐子:后天的东西一定会滋长和积聚吗?有没有可能不会滋长的?

飞鹤子:没有这种可能。后天的东西,它们也是生命,如果没有及时不断地削减,就一定会不断地越来越多。不进则退;不逆流而上,就一定会顺流而下。宇宙中没有不生长、没有不发展变化的东西。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