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  端
 



山桐子:什么是极端?

飞鹤子:很多人都在说极端,可是什么是极端,几乎没有几个人真正明白。

山桐子:人不明白什么是极端,那么人是怎样衡量极端的?

飞鹤子:凭感觉。人衡量是不是极端,是凭自己的感觉的,感觉不舒服的,就说是极端,感觉舒服的,就说是不极端。

山桐子:为什么人衡量极端要凭感觉衡量?

飞鹤子:这里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因为人不知道什么是极端,人判断事物,绝大部分、通常情况下都是凭感觉判断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人衡量事物,是以自我为中心衡量出来的。以自我为中心来衡量事物,是生命先天的局限,没有任何生命能够突破这种局限,只能靠明白法理在某种程度上减少。

山桐子:什么是极端?什么是不极端?

飞鹤子:道德说的极端,是说某种东西的量太多、太浓烈、太浓重。多为极端,少为不极端,没有为中庸。传闻黄帝说过:“声禁重,色禁重,衣禁重,香禁重,味禁重,室禁重。”为什么黄帝说那么多东西都不要太重?什么是重?背离了中庸,极端了,就是重,浓重、味重、多。重就是极端,情重、气大、色浓、味重、形重、性重等等各种重,都是极端。为什么老子说:“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这些现象的出现,就是因为有中庸的存在。离中庸越近的东西“越大”,可是离中庸越近的东西却是“越轻”、“越不重”、“越无形”、“越不着痕”、“越看不见”。所以越“大”的东西越无形、越看不见、越感觉不到。

山桐子:还有大道也无形。

飞鹤子:是的,真正的大道,是无形的、看不见的。如果那个道,是有形式的、有形的、看得见的、感觉得到的,都不是真正的大道。中庸是真正的大道。

山桐子:离中庸越近的,会越庞大,但是却会越轻。

飞鹤子:极端恰恰相反。越极端越渺小,但是给人的感觉却会越重、印象越深、越招眼。

山桐子:重是浓重、味重、多,重背离中庸,中庸是淡、是少。

飞鹤子:中庸是淡、轻、少、简单,极端是浓、重、多、杂。这是道德说的极端。

山桐子:那么人说的极端是什么?

飞鹤子:人自己感觉不舒服的、看不惯的、不喜欢的、接受不了的,就会被人视为极端。

山桐子:道德说的极端,和人自己认为的极端,有什么本质区别?

飞鹤子:衡量所用的标准不同。道德说的极端,是用中庸衡量的,用宇宙中最接近零点的位置作为基准点衡量的。人自己说的极端,是以他自己为中心、以他自己的感觉为基准点衡量出来的。

山桐子:用中庸衡量怎样衡量?

飞鹤子:中庸是无,无在数值上相当于零。假如有一种东西,它的固有温度是+10度,那么这个+10度是如何衡量出来的?是以零作为标准衡量出来的。如果有两个不同的生命,他们有不同的特性,那么他们不同的特性就有不同的固有温度。假如其中一个人固有特性的温度是+2度,另一个是+12度,那么这两个人会如何看待那个+10度的东西?

山桐子:+2度的人会认为那个+10度的东西是热的,+12度的人会认为那个+10度的东西是冷的。

飞鹤子:是的,并且还不止如此,+2度的人还会认为那个+10度的东西很极端,+12度的人会认为那个+10度的东西不极端。

山桐子:为什么会这样?

飞鹤子:因为生命衡量事物是以自我为中心衡量出来的,他会不自觉地把自己当成了零点。

山桐子:这样啊!他会把自己当成了零点?

飞鹤子:是的,所以+2度的人会认为那个+10度的东西是+8度。由于+8的值比较大,+10度的东西距离+2度的人比较远,所以+10度的东西会使+2度的人觉得不舒服,+2度的人就会认为那个东西很极端。同样道理,+12度的人会觉得那个+10度的东西是-2度,-2的值不算大,+10度距离+12度比较近,所以+10度的东西不会使+12度的人觉得不舒服,+12度的人就会认为那个+10度的东西不极端。

山桐子:原来生命衡量东西是这样衡量的。这样衡量太不准确了。

飞鹤子:是的,所以没有了道德、没有了中庸,生命就会失去标准。随着生命他自己后天特性的不断积聚,他整体的特性就会不断地被改变,那么他衡量东西的标准,也会随着他整体特性的改变而不断地被改变。

山桐子:这么说,如果他不断往极端发展,他衡量东西的标准,也会越来越远离中庸。

飞鹤子:是的,随着生命他整体的特性变得越来越极端,他衡量东西的标准,也会变得越来越极端。

山桐子:生命衡量东西的标准会随着生命整体特性的变化而变化。

飞鹤子:与往极端走相反的,如果一个人,他能不断往中庸的方向走,他衡量东西的标准,就会越来越接近道德的标准。

山桐子:所以小人衡量东西的标准离道德标准非常远,君子衡量东西的标准,才会接近道德标准。

飞鹤子:是的。所以有道德的人,衡量出来的东西,才会比较准确一些,就是这个道理。

山桐子:也就是说,生命衡量东西的标准,是会不断变化的。

飞鹤子:否则为什么现代社会阴盛阳衰那么厉害,人还觉得“不错,挺好”。如果换成了古人来衡量,古人会觉得现代人是疯癫的、狂妄的、愚痴的。不止是人的标准会随着人自己的变化而变化,宇宙中生命普遍认同的标准,也会随着宇宙生命整体的变化而变化。为什么到了宇宙的后期,会发展出现代人认同的那些“普世价值”,就是这个原因。这些“普世价值”,在宇宙最开始的时候,都是没有的。虽然人自己会变,宇宙中的生命也会变,但是中庸的标准永远不会变,偏离中庸太遥远的,最终都不能再回来的,当这种极端超出了宇宙的法允许的范围时,就会被宇宙淘汰。当然,没有超出法允许的范围的极端,都是可以存在的,不是说极端了就不能存在。只是在中庸看来,太极端的东西,都是危险的,离败坏不远了。所以道德告诉人,往中庸的方向走,才会不败。

山桐子:怪不得坏人看坏人不觉得坏,觉得还不错。

飞鹤子:是的。负100看负100,会认为挺不错的,符合“标准”。

山桐子:所以人说出来的标准,不是真正的标准,而仅仅只是他自己的感觉。感觉好的就是“不极端”,感觉不好的就是“极端”。

飞鹤子:是的。如果没有了道德,如果人都不讲道德,社会的整体就会以非常快的速度败坏,没有任何办法能阻止人滑下去。

山桐子:人是用自己的感觉作为标准的。难怪那些喜欢享受、喜欢自由无约束的人,会说道德是“极端”。那些情重的会说别人没有用情回报他是“极端”。那些喜欢发泄说话欲望的,会认为没有话说的人是“极端”。用礼貌作为标准衡量人的,会认为不说礼貌话的人是“极端”。用善作为标准衡量人的,会认为不亲近人的是“极端”。强调要合作的人,会认为不合作的人是“极端”。人自己的标准是混乱的。

飞鹤子:阴阳不能平衡的是极端,阴阳平衡的是不极端;多是极端,少是不极端;钻牛角尖的是极端,不钻牛角尖的是不极端。这才是真正的标准。所以情重的极端,情轻的不极端;名心重的极端,名心少的不极端;喜欢享受的极端,对享受没有感觉的不极端;话多的极端,没有什么话想说的不极端;观念多的极端,观念少的不极端;某种观念浓重的极端,某种观念不浓重的不极端;恶多的极端,恶少的不极端;追求多的极端,追求少的不极端;执著多的极端,执著少的不极端。等等。

山桐子:中庸才是无恶。

飞鹤子:中庸为阳,极端为阴,宇宙中阴阳是同在的,没有了阴,宇宙就成不了宇宙了,人也没有了,所以极端和中庸是同时存在的。道德告诉人什么是极端,不是要人把极端全部消灭,而是告诉人要有节制,阴阳要平衡。因为极端厉害了,就是阴盛,就会走向败坏。人往中庸走,会成为君子,最后走向不败。路是人自己选择的,有人会选择极端,有人会选择不极端、选择中庸。但是道德是中庸的,君子是道德高的人,这种标准不是人可以选择的,是法造就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