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  准
 



山桐子:人用温度计测出来的零度,是不是中庸的位置?

飞鹤子:不是。

山桐子:为什么?

飞鹤子:因为人的温度计,是用人这个层次的物质造出来的。构成人这个层次所有物质的那个本源物质,连他都有固有的因素、固有的特性。那么由他构造出来的这个层次的东西,能测得到宇宙真正的零在哪里吗?测不到,永远也测不到。人这个层次的所有物质,都有它们本身固有的、用真正的零衡量出来的不同的特性,只是人认识不到罢了。并且温度计测不到不是温度的其它特性。而道德说的特性,包涵了人后天所有的各种特性,包涵了宇宙中存在的所有各种特性。

山桐子:不是真正的零,就不能作为真正的标准。

飞鹤子:虽然这样,但是可以作为相对的标准。相对的标准,在某个范围内是可以用的,但是超出了那个范围,这个相对的标准,就不是标准了。

山桐子:相对的标准也可以用吗?

飞鹤子:是的,在某个范围内是可以用的。就像在人这里,人认为的善恶好坏,其实是用人这里的相对标准衡量出来的,是以人的最合适的状态作为零点衡量出来的。比如说,人认为一个人有一点小恶,人是用人自己认为的最合适的状态去衡量,发现这个人会给人带来一点的不合适,所以人就认为他有一点小恶。是这样衡量出来的。当然,在人这里做好人,用人这里的标准衡量东西没有问题,但是想提高上去的人,就不能用人的标准衡量东西了,否则上不去。

山桐子:人把自己认为的最合适的状态作为了零点?这叫什么标准?

飞鹤子:人的标准。

山桐子:人的标准对不对?

飞鹤子:人认为是对的,在人这里是对的。

山桐子:道德的标准,是人的标准吗?

飞鹤子:道德的标准,不是人的标准,不是以人自己的感觉作为标准的,是以宇宙最高的中庸作为标准层层产生出来的,每个层次的标准都不同。所以道德标准不是人自己可以制定出来的。人自己说出来的道德标准,不是真正的道德标准,是假标准。

山桐子:所以民主说的标准,是假标准。

飞鹤子:是的,那是人以自己的感觉、以人自己想要的舒服作为零点说出来的东西。

山桐子:用了假标准,会产生什么后果?

飞鹤子:会导致阴盛阳衰,会产生败坏。

山桐子:为什么会这样?

飞鹤子:只有真正的中庸才会不败。真正的中庸是不灭不败的,人往真正的中庸的方向走,才会保持恒久不败。往假标准、假中庸的方向走,会导致败坏加速出现。

山桐子:所以真正的道德标准,是以宇宙最高的中庸作为标准产生出来的。

飞鹤子:是的。

山桐子:为什么人喜欢说“美德”这个词?“美德”是什么?是道德吗?

飞鹤子:“美德”这种叫法,是人自己搞出来的。“美德”不是道德。道德没有美、没有美不美这种标准。用“美”来衡量道德,是一种变异的思想。道德是标准,标准不存在美不美的内涵。

山桐子:为什么人会弄出“美德”这种变异的东西?

飞鹤子:因为在人的认识中,“美”就是“好”,所以人把自己认为好的行为和特性,用“美”去形容它们,并且人想把这些人认为好的东西固定下来,想让这些东西也成为标准,成为道德,所以人就编造了“美德”这个怪异的词。

山桐子:啊!人把自己想要的标准,用“美德”这个词包装一下,就企图冒充成道德!太坏了!

飞鹤子:道德标准不是人说了算的,是中庸产生出来的。想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加进道德标准里面,是人在破坏道德。

山桐子:为什么人要用“美德”这个词,而不直接把自己喜欢的标准说成是“道德”?

飞鹤子:人不敢,人的内心深处不敢,因为那些不是道德,人的内心深处知道。道德有“道”和“德”两个词,为什么人会把那些东西说成是“美德”,而不说成是“美道”?

山桐子:对啊!为什么人不把那些东西说成是“美道”?而非要说成是“美德”?这个问题是很奇怪。

飞鹤子:因为道属阳,而“美”是形容阴的东西的,它本身就是属阴的,是人的一种感知。人内心深处明白这种关系,所以人不敢那样叫。阳具有减灭阴的能力,“美”怎么敢把它自己冠在阳的头上?它不敢。德比道偏阴一点,所以说成“美德”容易,说成“美道”困难,阻力大。

山桐子:偷东西的人,都是挑容易下手的来偷的,偷不动的自然就不敢偷。那么“美男子”这个词是怎么回事?

飞鹤子:这是完全丧失了道德的人,在扭曲变态的心理下,说出来的东西,和“同性恋”、“变性人”是同种性质的东西。什么是“美”?从字形可以看到,“美”字是“羊”和“大”构成的,羊是六畜里面主膳的,大羊就是美,肥美、好的意思。“美”与“善”与“养”在意思上都有相通的地方,古人认为“美”和“善”同意。那么这样的东西,与道德有何相干?一点关系都没有。美和道德没有关系,美的东西不是道德,道德也不美。不是人自己喜欢什么,就可以往道德里面加什么,这是在破坏道德。“美”和“丑”是相对的,道德在美和丑的外面,不属于美、也不属于丑,没有美和丑的标准。

山桐子:“美”和“养”有相通的地方啊,“养”是属阴的,怪不得“美”也属阴。

飞鹤子:是的。古人认为“美”和“善”同意,经常把善说成是美。说到美和善,孔子有一句话,是被人严重歪曲了的,非常不好。

山桐子:人歪曲了什么?

飞鹤子:孔子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人把孔子说的“美”,理解成了“好事”,可是孔子说的“美”不是“好事”的意思,而是善。

山桐子:为什么孔子说君子成人之善,不成人之恶?什么意思?

飞鹤子:为什么君子是成人之善、小人是成人之恶?如果一个小人,看到另一个人有点贪心,这个小人通常会怎么做?

山桐子:小人看到别人有点贪心?那小人肯定会高兴,赶紧送点那个人喜欢的东西给他,让他开心开心,然后就可以从中谋利了,小人想从那个人那里要到的好处,马上就能要到了。

飞鹤子:是的,小人看到贪心的人,肯定会贿赂他。小人看到别人有任何人心,都会利用,利用别人的人心来谋利。君子是不助长别人的人心的。这就是孔子说的君子成人之善,小人成人之恶。

山桐子:原来孔子说的是这个意思。

飞鹤子:所以人对孔子说的很多话,都是歪曲着理解的。如果人都能正确理解孔子的话,遵守孔子说的道德,后世的人的道德就不会如此败坏了。

山桐子:人说的“美德”,包括些什么东西?

飞鹤子:包括很多东西,常见的比如说“勤奋”、“勇敢”、“节俭”、“慷慨”、“诚实”、“谦虚”、“尊重别人”等等。

山桐子:这些东西它们不是道德,那么它们是什么?

飞鹤子:它们是人的某些好的特性。

山桐子:为什么人好的特性不是道德?

飞鹤子:特性是特性,道德是道德,这是根本不同的东西。道德不是特性,不是行为规范,不是模范,不是标本。把道德弄成了规范模范一类的东西,都是破坏道德。道德是道,是无形的,所有有形的、有固定模式的东西,都不是道德。道德首先是道,而后才是德;先有道,才有道德;没有了道,也就没有道德。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东西,它只具备德、而不具备道,就不能说它有道德。如果具备了道,就会同时具备德,它就会有道德。是这个概念。道比德大,道涵盖了德,德涵盖不了道。当然,法里面讲的德,是包涵了道的内涵的,因为法涵盖了宇宙中所有的一切,当然里面也包涵了道。但是人说的东西,它不是法,涵盖不了宇宙,所以人说的德,里面没有道的内涵。人好的特性,它们只在某种程度上具备德,不具备道,所以不是道德。

山桐子:为什么人好的特性,不具备道?

飞鹤子:比如说勇敢,勇敢这种东西是什么?可以举些例子看看它是什么。假如有个人,他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了另外一个人,这个时候,是不是就可以说这个人是勇敢的?

山桐子:是的。

飞鹤子:那么这个勇敢的人,能根据他的勇敢来判断他就是个有道德的人吗?

山桐子:好像不可以,因为不知道这个勇敢的人平时有没有追名逐利,如果有的话,那就是个道德败坏的人。

飞鹤子:所以勇敢这种东西,是不能成为标准来衡量人道德好不好的。为什么用人所谓的“美德”衡量人,会出现这种漏洞,就是因为这些东西,它们不具备道的内涵。不具备道,也就是不具备中庸。

山桐子:怎样看它们不具备中庸的内涵?

飞鹤子:中庸是无,是没有东西,是中间。而那些“美德”,它们不是中间,它们是极。举个例子说,比如说“勇敢”,它是和“害怕”、“退缩”相对的。假如把“害怕”、“退缩”看成是负极上面的东西,那么“勇敢”不就是正极上面的东西吗?所以“勇敢”不是中间的那个零,它没有中庸的内涵。没有中庸的内涵,就衡量不出来人真正的好坏。

山桐子:所以道德一定是中庸的,不是中庸的东西,不能称为道德。

飞鹤子:人的特性,不管好特性还是坏特性,都只是人的东西,不是道德。

山桐子:勇敢不是道德,那么在“害怕”、“退缩”、“勇敢”这些问题上,如何做才是有道德?

飞鹤子:没有害怕。没有害怕才是在这个问题上的有道德的标准,而不是勇敢。

山桐子:为什么“没有害怕”是道德,“勇敢”不是道德?“没有害怕”不等于“勇敢”吗?

飞鹤子:不等于。勇敢不是没有害怕,勇敢只是克服了自己的害怕而已。如果一个人,真的一点害怕都没有,是称不上勇敢的。就像你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东西一样,你能说你“勇敢地捡起掉在地上的东西”吗?

山桐子:原来是这样,没有了害怕,就谈不上有勇敢了。

飞鹤子:是的。一个人,如果他没有了其中的一个极,另一个极就会自灭。害怕没有了,勇敢就不存在了。如果一个人,他一点道都不具备、一点有节制的意识都没有、一点无的意识都没有,即使他如何具备“美德”,如何“勤奋”、如何“勇敢”、如何“节俭”、如何“慷慨”、如何“诚实”、如何“谦虚”、如何“尊重别人”、如何“帮助别人”,他都是道德最败坏的人。

山桐子:一点道和无的意识都没有的人,是怎样的人?

飞鹤子:整天讲要,整天讲追求。追求个性、追求自我价值、追求美丽、追求幸福、追求发财、追求名气、追求舒服,等等,追求各种人想要的东西。

山桐子:这样的人太坏了。所以如果没有了道,即使再如何具备“美德”,也是一个道德最败坏的人。

飞鹤子:道才是道德的根本,而不是德。往中庸走才是道。中庸是道德的源头,而不是什么“美德”。没有了无的意识,没有了节制,就是无道。无道之人是最坏的人。

山桐子:为什么现代人那么喜欢用“普世价值”这个词?“普世价值”是什么东西?

飞鹤子:“普世价值”是人用自己喜欢的东西拼凑出来的怪胎,是宇宙走到了最后、在最败坏的时候出现的东西,是人败坏了的观念产生出来的东西。“普世价值”就是人喜欢的某些价值的大杂烩。真正的理是由上而下一直贯穿下来的,是有根的。“普世价值”是没有根的东西。

山桐子:“普世价值”是某些价值的大杂烩,这么说,“普世价值”就是“价值”安上了“普世”两个字后弄出来的概念。为什么是“普世”?

飞鹤子:不是什么“普世”,而仅仅只是人自己都认同了,所以人就觉得是“普世”了。

山桐子:人自己都认同了,不等于“普世”吗?

飞鹤子:当然不等于。人自己都认同了,神有认同吗?道德有认同吗?没有。

山桐子:看来“普世”是假的,人自己认为的。那么“价值”呢?“价值”是什么?

飞鹤子:“价值”这个概念,是人站在人的利益角度上说出来的概念,对人有好处的、能为人带来好处的、能给人带来利益的,人就认为是有“价值”的。

山桐子:这么说,“价值”是以人自己的利益为中心衡量出来的东西。

飞鹤子:是的,“价值”是用人的私作为标准衡量出来的东西,所以是为私的。

山桐子:人太坏了,扔掉了道德,要了个为私的东西作为标准,还说什么“普世”。

飞鹤子:因为“价值”是人为私的标准,所以只存在于人那里,神那里不存在“价值”这种概念,把“价值”用在神身上是犯罪的。如果哪个人要说“神是有价值的”这样的话,这个人一定会被打入地狱。神不是为人服务用的,不存在什么“价值”。所以同样不允许人把“价值”这个词冠到道德的头上。

山桐子:不能说道德是“普世价值”。

飞鹤子:道德不是什么“价值”。道德是神给人的做人的标准,不是人的东西,不是为人服务用的,不存在“价值”的内涵。“价值”是人的东西。道德是衡量人和事物的标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