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桐子:道德说的忍,和法说的忍,也是不一样吗?

飞鹤子:不一样,有相通的地方,但不完全一样。道德是道德,法是法,这是不同的,道德不是法。道德对于人来说,是衡量败坏与否、极端与否、正与邪、真与假、善与恶的标准,也是人做好的方向。符合道的方向,是提升的方向,背离道的方向,是败坏的方向。

山桐子:道德说的忍应该怎样理解?

飞鹤子:道德要求人要有忍,没有忍的人是道德低下的人。忍是舍弃自己的偏好和执著;忍是舍弃不好的思想和观念;忍是舍弃不好的情绪和人心;忍是不要那些会导致败坏的因素;忍是不动,不随波逐流;忍是吃苦,忍耐。

山桐子:人把“忍住不发脾气、忍住不发火”等等这些东西说成是忍,对不对?

飞鹤子:这是人说的忍。人对忍的理解,不能说它是错的,不过很肤浅,没有更深的内涵,弄多了还会产生负作用。

山桐子:为什么会产生负作用?

飞鹤子:人说的忍,它其实不是真正的忍,它是用一种有来克制另一种有,所以会产生负作用。

山桐子:那么人有了脾气、想发火怎么办?

飞鹤子:想发脾气、想动怒、有怨恨,最重要的是要想想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到底自己想要什么,把那个“要”的心舍弃了、割走了,火和脾气就会消失,怨恨也会消失,这才是正路。光靠“压”算什么?什么也不是,根不挖掉,“要”的心不去掉,下次火和怨恨照样生出来。“压”就像用脚踩住地面上的草一样,有用吗?没有用,没过多久,草又会从脚边长出来。怨恨和脾气背后的那个“要”的人心,才是一切的根。“忍”是“心”和“刀”,把火气、难过背后的人心、贪心、想要、执著割走才是忍,光靠压,没有用刀割舍人心,哪里是忍?

山桐子:“要”是什么?

飞鹤子:“要”是想拥有,抱着不放,执著。维护自己的立场、观点、理也是“要”,维护自己的形象、声誉、尊严、利益等等也是“要”,要无形的东西才是真正的更本质的“要”。道德里面说的东西,指的都是无形的东西。有形的东西,对人不起本质的作用,什么也不是。

山桐子:无形的东西包括哪些东西?

飞鹤子:比如说,人心、思想、观念、理论、情、欲望、感受、特性等等这些东西。道德里面说的“东西”,所指的都是这些无形的、人眼睛看不见的这些东西,而不是人眼睛看得见的什么钱财物质。

山桐子:为什么人说的忍是以有制有?

飞鹤子:人说的忍,它不是无制有,而是有制有。有制有弄多了都会产生负作用。中庸是无,道德是中庸的,所以道德说的忍,是无制有,不是有制有。人说的忍,它是用某种力,来制约另一种力,力本身就是一种有。舍弃不是力,是选择,是理智,选择不要。压才是力。

山桐子:道德说的忍,是选择不要,所以是无?

飞鹤子:道德说的忍,是一种选择,选择舍弃,选择不要。选择需要的是理智,而不是力。舍弃和不要,都是在往无的方向走。

山桐子:“压”没有主动舍弃,不一定有舍弃,所以不一定是无。

飞鹤子:所以人说的忍,如果里面没有舍弃和选择不要这些因素,就不是在往无走,是根本提高不了的,是假忍。当然,一边压一边舍弃,就能提高,因为里面有无的因素。所以提高靠的其实不是压的本身,而是压后面的舍弃。

山桐子:忍是一种选择,选择不要。

飞鹤子:是的,这是从人可以理解到的比较浅的层次上说的,更深的内涵,人就很难理解了。道德说的忍,是把“要”的那个人心舍弃,把“要”舍弃了,就是往无、往没有的方向走了一步,所以是无,不是有。

山桐子:人说的“忍辱负重”是什么东西?是忍吗?

飞鹤子:不是忍,仅仅是人想做成某件事,在克服困难、在坚持。忍不是坚持,忍和坚持没有任何关系。相反地,从某种意义上看,忍和坚持有相反的地方,忍是不要,是某种程度上的放弃,而坚持是不放弃。真正的忍,忍过之后会比以前更轻、更轻松,因为把人心割走了,所以会感觉更轻、更轻松、没有牵挂。真正的忍根本不会负什么重,需要负重的,都没有做到忍,而只是一种坚持。人在负重,是因为没有做到忍。为什么会重,是因为人心多,所以心才会觉得重。“负重”不是指体力上的负重,而是指心在负重,心负重是因为人心多,没有做到忍。道德说的东西,都是指无形的东西,不指眼睛看得见的东西。

山桐子:这么说,人心里感到苦、感到辛酸、感到心累,都是因为人没有做到忍?

飞鹤子:是的,是因为人没有舍弃想要的那个人心。人没有舍弃想要的那个人心,又得不到想要的那些东西的时候,人就会感到苦和辛酸。

山桐子:做到了忍,就会变轻,负担会没有了。

飞鹤子:是的,因为忍是舍弃。把原来执著的、抱着不放的、想要什么的心舍弃掉了,负担就会减轻,不会成为负重。

山桐子:忍会使人变轻,负重是因为没有做到忍。

飞鹤子:人把忍的内涵歪曲得很厉害。什么“卧薪尝胆”这种东西也说成了忍。

山桐子:“卧薪尝胆”是什么东西?

飞鹤子:为了保持住报仇的决心,为了不让自己忘记了仇恨,在让自己拼命吃苦。

山桐子:什么变态行为!为了不让自己忘记仇恨?

飞鹤子:凡是宣传什么教人“记住仇恨”、教人“不要忘记”什么、教人“不要忘记屈辱”等等这类的宣传,全部都是邪的,反道德的,宣传这种东西的,都是有目的的,不是为了煽情,就是挑拨是非,都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道德教人要放下仇恨、不要执著、要做到忍,才是一个好人,才是有道德的人。

山桐子:所以宣传“卧薪尝胆”这种东西,也是邪的、反道德的。

飞鹤子:因为人的思想和人心,如果长时间不再想它,它是会逐渐散的。这个人不让自己的仇恨散掉,要不停地加强它、养住它。

山桐子:太执著了!为什么人要这样?

飞鹤子:为了那口怨气。

山桐子:这个人一点忍都没有,忍是舍弃自己的人心和执著。

飞鹤子:是的,所以人的认识往往和真正的理是相反的。搞“卧薪尝胆”的人,是一个最没有忍的人,人就把他说成是忍的代表。

山桐子:“卧薪尝胆”最没有忍。没有了忍的人会如何?

飞鹤子:会非常极端,道德败坏。

山桐子:怪不得那种行为有点变态。

飞鹤子:是的,心胸狭隘得连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都不如。当然,心胸狭隘、没有道德,不等于就不可以建功立业。同样,建立功业的人,不等于就有道德。道德和做事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不可混为一谈。有道德的人,不一定就能做什么大事,同样,做大事的人,不一定就有道德。为什么“事业”不叫“事德”?“建功立业”为什么不叫“建功立德”?人的理往往是反过来的。

山桐子:孔子做的是不是“事业”?

飞鹤子:不是。人做的事,有些会成为事业,有些不成为事业。

山桐子:怎么样的才不是事业?

飞鹤子:没有私的成分在里面的,纯粹是道德的因素促成的,就不是事业。

山桐子:哦,孔子是在传道德。

飞鹤子:忍阴的一面,是不发脾气,不做坏事,不打人,不骂人,不张牙舞爪,不癫狂等等。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