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桐子:私是什么?

飞鹤子:人对私的理解非常不准确。

山桐子:人对私怎么理解?

飞鹤子:人认为“只考虑自己,不考虑别人”,就是自私。

山桐子:人的认识对不对?

飞鹤子:人对私的这种理解是不准确、不能成立的。考虑自己的确是因为有私,但是“不考虑别人”不是私不私的概念。“不考虑别人”是没有善,而不是私。考虑别人是善,不考虑别人是没有善。只不过当人不考虑别人的时候,往往是因为考虑了自己,所以人的“不考虑别人”,往往是因为有私的因素造成的。但是如果单纯就“不考虑别人”来说,它不是私的概念,而是没有善。

山桐子:就是说,一个人的“不考虑别人”,如果不是因为考虑自己而产生出来的,就不涉及私的因素?

飞鹤子:是的。如果一个人的“不考虑别人”,不是因为考虑自己而产生出来的,而是因为其它因素产生出来的,里面就不一定有私的因素。如果“不考虑别人”是因为考虑自己而产生出来的,里面就有私的因素。所以说到底,人是因为考虑自己而私,不是因为不考虑别人而私。

山桐子:人对私的认识,果然有偏差。

飞鹤子:假如按照人的那种理解,那么“考虑别人、为别人着想”就成为了“无私”了。

山桐子:“考虑别人、为别人着想”就是无私?不对。

飞鹤子:所以人对私的理解基本上是错的。“考虑别人、为别人着想”不是无私,而是善。善不等于无私。

山桐子:应该怎样理解私?

飞鹤子:从败坏的角度看,私是一切败坏的根本原因,有了私,就开始出现了败坏。从中庸和阴阳的角度看,私是阴,阴是私;私是有,有是私。从发展的角度看,私是后天发展出来、生出来的东西,私是后天要回来的东西,私是后天的执著。如果用简单一些的话说,私是人拥有的一切东西。虽然包括有形和无形的一切,但是重点在于无形的东西,有形的东西不起根本的作用。所以人扔掉那些看得见的东西,是根本一点用都没有的,教人这样做的,都是邪的东西。

山桐子:这么说,无私的境界是非常非常高的。

飞鹤子:是的,人做不到无私,人做到了无私,他就不是人了。法也不要求人要做到无私,法只要求人要为他、为公,注重道德,自己身上有了不好的东西要懂得及时清除掉。守道德,尽量按照道德的标准要求自己,这就可以了。当然,人如果想要提升自己,想回到高层次中去,就要往私少的方向走、往执著少的方向走、往中庸的方向走,去掉后天生出来的东西。并且减少东西的速度要大于生东西的速度,去掉后天东西的速度要大于不断增加的速度,这是一定的,否则永远上不去。

山桐子:人总认为为他、为公就是无私,为他、为公不等于无私吗?

飞鹤子:当然不等于。有了执著就有了私,有了后天的东西就有了私。为他、为公就等于没有执著?一个人如果真的什么执著都没有了,他就成为神了。所以为他、为公不等于无私。

山桐子:为什么人会把为他、为公看成是无私?

飞鹤子:是因为人把“公”当成了私的对立面了,人把肉眼看到的现象当成了真理。

山桐子:“公”是私的对立面吗?

飞鹤子:表面上是,实质不是。真正与私相对的是正、是不偏、是没有执著。不过从人的层面说,为公是与为私相反的方向,所以为公对于人来说,是好事。但是执著了公,执著了为公,同样是执著,同样不符合道德。所以任何东西都不能过,否则都会背离道德,往下掉。

山桐子:人总是认为把自己的东西给了别人、为别人付出,就是“无私”了。这是怎么回事?

飞鹤子:因为人对“无私”形成了观念,并且被自己的观念控制着思维造成的。为别人付出是做好事,不是无私。为别人付出只会有恩、积德,不会变成无私。执著没有减少、人心没有减少、观念没有减少、情没有减少,私还那么多,如何“无私”?那是骗别人骗自己。人如果能把人心、执著去掉了一些,就可以说自己无私了一些了,这样说还可以。而不是为别人付出了就是“无私”了。为别人付出之后,说不定人心、执著和情还会增加,私还在增加。

山桐子:如果为别人付出之后,人心、执著和情有增加的,不但私没有减少,还更自私了。

飞鹤子:是这样的。所以为别人付出和无私没有任何关系,这是人对无私的极端错误的理解。人是做不到真正的无私的,只能做到把私减少一些。人能做到处于不败之地,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人谈不上无私,法也不要求人要无私。所以说话不要夸大其词,说谁谁谁如何如何无私,说这种话,都是不负责任的人。喜欢口若悬河、夸大其词的人,是没有道德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