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  值
 



山桐子:价值和道德有关系吗?

飞鹤子:没有关系。有价值的不一定符合道德,符合道德的不一定会有价值。

山桐子:为什么符合道德的不一定会有价值?

飞鹤子:什么才是符合道德?必须是干净的、纯净的、杂质少的才是符合道德。但是杂质少的东西,对于人来说,就不一定会有什么价值了。

山桐子:为什么会这样?

飞鹤子:有句话叫“水至清则无鱼”,连鱼都长不出来,如何有什么价值?

山桐子:这样啊!怪不得有人会说孔子和孔子的东西是“无用”的,原来这些人是用价值来衡量人,而不是用道德来衡量人。

飞鹤子:孔子在世当时很多人就是这样看孔子的,认为孔子和孔子的弟子是“无用”的人。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墨家思想,墨家会把所有“无用”的东西都说成是“害”。是因为这些人衡量东西是用价值来衡量的,用“有没有用”作为衡量标准,而不是用道德来衡量。

山桐子:“无用”就等于“害”?有点太离谱了。

飞鹤子:人之所以有这种思想,是因为这样的人衡量东西,都是用利益衡量的。利益心重的人都会这样。不能带来利益的,在这种人的眼中,就等于“只吃饭不干活”,就等于“害”。

山桐子:墨家钻进钱眼里了,认为只有能生财的才是好人。

飞鹤子:孔子只讲道德,不讲生财之道,孔子的东西是不能使人生财、强国的,所以很多人就认为孔子“无用”。

山桐子:道德高的国家就会强大吗?

飞鹤子:不一定,往往不是。

山桐子:那么道德高能给国家带来什么?

飞鹤子:带来稳定和长久。

山桐子:为什么道德高不一定带来强大?

飞鹤子:强大是什么?是钱多势大。钱和势不是无缘无故就能产生的,是需要用德换取的。德损耗得多了,道德水平就会降低,道德一降低,就长久不了了。国家的道理和人是一样的。道德高的人德就会大,德大的人,通常不是一种强大的状态,而是安定和稳定,是一种平和而无忧无虑的状态,不一定很富有,通常没有什么势,但是生活会稳定,痛苦不多。它是这样的一种状态,所以通常不是强大。人就喜欢强大,可是追求强大就会加快痛苦的到来,就会缩短稳定的时间,得到了什么就会失去另一种东西,这是一定的,绝不会没有失去而得到的。同样的,失去了一种东西,很可能将来会得到另一种东西。

山桐子:为什么追求强大会加快痛苦的到来?

飞鹤子:光损德不积德,德用完了,痛苦怎么可能不来?

山桐子:用价值来衡量人,这是什么思想?

飞鹤子:这是不符合道德的思想,是人的一种势利思想、势利标准。有这种思想的,通常是势利之人、利益之徒。君子是有道德的人,但是君子很可能没有什么用,很可能没有才能和本事,很可能不善于帮助别人,很可能不懂治国不懂做官。

山桐子:没有才能和本事,又不善于帮助别人,好像真的是什么价值都没有。

飞鹤子:是的,没有价值。但是人活着,不是为了有价值而存在的。用价值来衡量人,是人变异的、败坏了的思想。生命的存在,不是为了什么价值。只不过人要生存需要利益而已。不是说人需要利益了,就可以把利益抬到至高无上的位置、成为标准。人生存同样需要吃喝拉撒,能因为人需要吃喝拉撒,就把吃喝拉撒抬到至高无上的位置、成为标准吗?这是同样的道理。

山桐子:把吃喝拉撒抬到至高无上的位置?这个人不是虫子就是神经病。

飞鹤子:用价值来衡量人的人,是欲大情重利重的人,是愚蠢的人。什么是“蠢”?欲望大的就是蠢。

山桐子:蠢字下面有两条虫,那么多虫。

飞鹤子:特性像虫子一样的人,就是蠢。虫子最大的特性,就是欲大,以得到利益为最大目标。如果一个人,他所有的一切,就是为了得到利益,这样的人,就是蠢人。能带来利益的东西才是有价值的,那么用价值来衡量人,不就是用能否带来利益来衡量人吗?这种人就是蠢人。

山桐子:墨子离蠢人不远了。欲大则蠢,利益心重的是蠢人。愚和蠢一样吗?什么是愚?

飞鹤子:从表面上看,愚和蠢有点不同。蠢是以利益为最大,愚表现起来不一定是以利益为大。有两种原因会使人变愚,一种是极端,一种是执迷,执迷其实就是极端。所以说到底,极端就会使人变愚。钻进了东西里面,人就会变愚。长期并且完全钻进了某种状态、执著、观念、认识当中,再也出不来的,人就会变成愚人。愚人是极端的人。比如说,完全钻进了生活当中出不来的,满脑袋就是如何生活、如何滋补、如何饮食、如何享乐、如何交友等等,人就会变成了愚人,失去所有的智、失去方向,情重、愚蠢、痴迷、极端、污浊。中庸是智,极端是愚。愚和蠢,都是因为人离道远、失去了道而导致的。

山桐子:为什么有人赞美愚?像“愚公移山”之类的。

飞鹤子:这是人的观念搞出来的东西。但是被魔看中了,利用了,目的是让人背离中庸,搞极端。

山桐子:“愚公移山”里面的愚公,是不是愚人?

飞鹤子:是的,因为钻进了自己的想法里面,出不来了。不但自己执著,还要带着子孙一起执著。

山桐子:故事里面说天帝被愚公的诚感动了,叫人帮他搬开了山。这是怎么回事?

飞鹤子:这是人编造出来的东西,人把天感情化了。如果天帝真的做了这种事,他就呆不住了,肯定会掉下来。

山桐子:为什么会这样?

飞鹤子:天帝如果被人的感情带动了,他就不配做天帝了。人想做成什么,只要够“诚”,天帝就会帮他吗?这是人的认识。天帝维护的是天理,而不是人的愿望。坚持这种东西,是人的一种状态,这种东西有好坏之分,不能一概而论。为假理而坚持是坏的,为真理而坚持才是好的,为自己的愿望而坚持是执著。

山桐子:这么说愚公的坚持是执著。

飞鹤子:是的。

山桐子:爬山累点就想把山搬走,这是什么怪异想法?愚公的思想有点毛病,这个人的心胸和针眼一样窄,钻进了一种想法里面再也出不来了。愚公钻进了牛角尖里了。

飞鹤子:“愚公移山”宣传的思想,正是现代人“移山填海、改造自然”的思想。好像志愿很大,其实是心胸狭隘。执著是人心胸狭隘的表现。

山桐子:那里有座山,是天定的,不合他意了就要把山搬走,和现代人那种有山挡路就炸山的行为一样,极端起来,人挡路了也要杀人的。在山上修路没有问题,但是要把山搬走就极端了。愚公是个极端的家伙,搞“人定胜天”。

飞鹤子:所以宣传这种东西,都是狂妄极端的,都是不讲道德。

山桐子:背离中庸就会愚。如果有人用“有没有用”来衡量人,那么这是什么标准?

飞鹤子:人的标准,利益的标准。

山桐子:为什么人总喜欢用这种标准衡量人?

飞鹤子:人站在人的角度看问题,产生出来的标准,往往就是人的标准。如果人的眼里只看见利益,看不见道德,就会产生利益的标准。只讲利益而不讲道德的人,对道德的理解就会变成这样:能给别人和社会带来利益的才是有道德的。

山桐子:怪异的标准。

飞鹤子:现代人不但扭曲了道德的内涵,并且都在追求价值,追求自己成为“有价值的人”。

山桐子:为什么人要追求成为“有价值的人”?

飞鹤子:不是什么“有价值的人”,是人想追求名、利、情,但是因为追求名利情不好听,就换了个冠冕堂皇的说法“成为有价值的人”,以表明自己是在“积极进取”。

山桐子:为什么不是“有价值的人”?

飞鹤子:宇宙中不存在什么“有价值的人”这种内涵的概念的。这是人败坏变异了的思想产生出来的怪异认识。人就是人,人只有穷和富、好和坏、贵和贱、极端和中庸等等这些标准,是没有价值大、价值小这种变异标准的。把人分成价值大和价值小,是现代人邪恶的思想。

山桐子:“积极进取”这种东西好不好?

飞鹤子:现代人说的“进取”,是背离道德的东西,如果是古人说的“进取”,是符合道德的。

山桐子:为什么会这样?

飞鹤子:“进”原本的意思是登、升、前,现代人把“进”的意思变异成了“入”。而“前”原本的意思,是先、故,在时间轴上是以前。现代人把“前”变异成了“后”,变成了在时间轴上的后来。

山桐子:现代人怎么是头朝下的?反过来看东西?一会把旧说成是新,一会又把后说成是前。

飞鹤子:因为“进”原本的意思是登、升、前,所以如果是古人说“进取”,就是往上走、返回原本的意思,所以是符合道德的。但是现代人把“进”变异成了“入”,所以现代人说的“进取”,是钻进去,钻进社会里面谋取利益,所以是背离道德的。

山桐子:现代人的思想,怎么和地鼠差不多。

飞鹤子:现代人追求“成为有价值的人”,其实就是现代人说的“积极进取”,钻进社会里面追求名利情。

山桐子:但是人说成为“有价值的人”,说是对社会“有价值”,这是怎么回事?

飞鹤子:这是人狡猾的说词,追求名利才是这种人真实的心态。什么“有价值”、“没有价值”的?人只要为社会付出辛苦,就会产生价值,需要努力追求吗?你上大马路扫地,都是对社会有价值的,付出辛苦是不需要追求的。可是追求成为“有价值的人”不是这种状态,他们不是想上大街扫地,而是想上名牌大学、想出人头地、想有名有利、想拥有才能本事、挤破头地想爬到社会地位高的地方。这种人真正想的,不是想辛苦付出,而是想得到光鲜和舒服。

山桐子:所以追求成为“有价值的人”,他们说的“价值”,其实是自身的“价值”。

飞鹤子:是的。什么是“有价值”?“有价值”是值钱的意思。值钱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可以换回来很多钱。追求成为“有价值的人”,换句话说,就是把自己变得很值钱,然后就可以用自己换回来很多社会上的名利情。

山桐子:用自己来换名利情?那不是把自己卖了吗?

飞鹤子:没错,能卖个好价钱的人,就是“有价值的人”。

山桐子:“望子成龙”也是这种思想吗?

飞鹤子:是的,这是人在追求名利,不讲道德。讲道德的应该是“望子成仁”,而不是什么“望子成龙”。

山桐子:“成龙”有名利,“成仁”不一定有名利。

飞鹤子:有道德不会带来名利,有才能才会带来名利。但是有道德能带来不败坏,有才能不会带来不败坏。路是人自己选择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