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易近人
 



山桐子:平易近人是道德吗?

飞鹤子:不是。

山桐子:为什么人总喜欢用这种标准衡量人?

飞鹤子:那是假道德,是人自己的观念。因为很多人有这种观念,所以是人把自己的观念当成了道德来衡量人。

山桐子:为什么平易近人是假道德?

飞鹤子:物以类聚,思想、特性相近的人,才能互相“平易”。如果思想、特性相差很远的人互相呆在一起,你要他们互相“平易”,那不是强为吗?强为是恶、是虚假。那么“平易近人”如何能成为道德标准?宣传这种东西的人,一定是不讲真的,一味追求人想象出来的“美好”,而不讲理,不讲真。

山桐子:为什么人中会存在这种假标准?

飞鹤子:人的思想,和人认识的理,绝大部分都是极端的东西。人其实是活在极端里面的。那么人想出来的东西,都带着极端的因素、极端的标准,这是避免不了的。极端的东西,都不是道德。平易近人这种东西,是民主思想演变出来的标准,搞民主的人最喜欢这种标准,哪个人亲民,就赞美哪个人。有些假标准是魔传给人的。

山桐子:亲民符合道德吗?

飞鹤子:亲不亲民,是每个人自己选择的,哪个人喜欢亲民,他自己可以这样做,道德不会不允许人亲民。但是不能把亲民变成了标准,说谁亲民谁就是有道德,谁没有亲民谁就没有道德,这是不允许的。亲民的人符不符合道德,不是用他亲民这种行为来衡量的,而是用这个人的本质干不干净来衡量的,用道德标准衡量。

山桐子:赞美亲民符合道德吗?

飞鹤子:不符合。虽然道德不会反对人亲民,但是赞美什么不赞美什么,是要用道德标准衡量的,不是可以随心所欲想赞美什么就赞美什么的。不属于道德的行为,过量赞美,都会导致产生极端和阴盛,是害人的。

山桐子:不是平易近人,那应该如何待人才是道德标准?

飞鹤子:道德标准不是教人如何待人的,是教人如何净化自己的。人喜欢怎样待人,那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和习惯,不在道德的范围内。把如何待人的东西弄进道德里面,那是人在污染道德。

山桐子:就是说,不能用如何待人来衡量一个人的道德高还是低。

飞鹤子:是的。如何待人,那是每个人他自己的喜好和性情决定的。有些人喜欢安静,不喜欢和人有太多交往,就会对人冷淡,有些人喜欢热闹和温暖,就会对人温暖和善,这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只是道德会衡量每个人他的本质是什么,有没有道德。

山桐子:为什么魔要传假标准给人?

飞鹤子:把人的道德标准导向有,导向情,导向极端,背离中庸。

山桐子:道德标准变成了有会如何?

飞鹤子:有会迅速滋长,社会和人会迅速往阴盛阳衰的方向发展。

山桐子:有是阴。怪不得现代社会人人都热衷于搞关系、搞情。标准被魔扭曲了。

飞鹤子:阴阳应该是平衡的,社会整体的情和理应该是平衡的,整体的有和无也应该是平衡的。魔最喜欢把人的情搞大,把有搞大,这样人类社会就完蛋了。孔子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人是各不相同的,把不同的思想互相搅和在一起,就是乱伦,是败坏道德、破坏法的行为。中庸绝不是“正负中和”、“酸碱中和”,中庸不是把不同的东西混合在一起,不是把相对的东西混合在一起,这是在搞邪的东西。中庸是“酸的不要那么酸,碱的也不要那么碱”,但是“酸的依然是酸,碱的依然是碱”,是这种意思。只是各自的极端都减弱一些,都不要那么极端罢了,但是酸的依然是酸,碱的依然是碱,男的依然是男,女的依然是女,这是不能被改变的。而把酸和碱混合在一起,酸和碱就都被消灭了,不存在了。所以搞“五教同堂”就是邪的东西,“五教”一旦同堂,“五教”就会同时被消灭了,没有了,这是魔灭种的手段。

山桐子:就像红和绿,是不能搅和在一起的。红和绿一旦搅和在一起,红和绿同时都被消灭了,没了。

飞鹤子:现代人喜欢搞的“混血”,就是这种灭种的行为。人种最后就是给人自己这样消灭掉的。不同的特性是不能混的,不同的人种是不能混的,不同的文化是不能混的。搞这些乱伦的东西的,都是邪的。

山桐子:所以现代科学搞出了很多没有根的变异物质,现代人搞出了很多没有根的变异文化,现代人喜欢大杂烩。魔最喜欢搞“创新”。

飞鹤子:平易近人是一种极端的标准,企图否定和抹杀人和人之间特性的不同。还有一种和平易近人相反的极端标准,也是假标准。

山桐子:什么是和平易近人相反的极端标准?

飞鹤子:就是把人的阶层绝对化了,认为阶层不同的人,绝对不能一起交往,不能一起结婚。这种东西也是极端的东西。

山桐子:极端的东西都是坏的。

飞鹤子:是的。人总喜欢从一个极端跑到另一个极端,就不懂得取中间的路走,这是人的愚迷。

山桐子:走了极端,就会背离道德。

飞鹤子:不同体系的思想,是不能互相搅和在一起的,但是也不是楚河汉界,老死不相往来。这些都是极端。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当自己和不同阶层的人呆在了一起时,应该用别人作为镜子照照自己,看到别人有不好的东西,就要看看自己有没有同样不好的东西,如果有,就要去掉它。这才是正路。是去掉,而不是改变。

山桐子:去掉和改变,不一样吗?

飞鹤子:去掉是把多了出来的东西去掉。改变是把一种东西改成另一种东西。

山桐子:为什么是去掉,而不是改变?

飞鹤子:人想去掉什么不好的东西的时候,往往都只是把那个不好的东西改变成了另一种他自己认为是好的东西,而不是去掉它的同时,不改变成另一种东西、不增加另一种东西。人如果只是改变而不是去掉,就提高不了,因为改变成另一种东西的时候,就意味着另一种东西增加了。只有往中庸走,往没有的方向走,才能真正提高,所以是去掉,而不是改变。去掉是把负2变成零,改变是把负2变成正2。

山桐子:改变,是把一种有变成另一种有,虽然是不同的有,但是依然是有,他总体的有没有减少,所以提高不了。

飞鹤子:不好的东西都是多了出来的东西,所以是去掉。人总以为恶是因为善不够,其实不是,恶是因为多了恶这种东西,而不是善不够。负是比零多了负这种因素,而不是比零少了什么。零才是东西最少的地方。

山桐子:恶是要去掉恶,而不是把恶改成善。

飞鹤子:当然,人把恶改成善,也不是不可以,也是一种某种程度的提高、变好,只是道德教给人的是中庸,是更好的途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