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  展
 



山桐子:什么是发展?

飞鹤子:发展就是败坏。

山桐子:为什么发展就是败坏?

飞鹤子:事物发展的规律,是成、住、坏、灭。事物成的时候的状态,是事物的原本。那么事物原本的状态,才是事物最干净的状态、最符合法的状态。假如事物开始产生变化了,就是开始偏离原本的状态,发展了。而这个发展,就是走向败坏的开始。

山桐子:偏离了原本,就是败坏。

飞鹤子:是的。所以道德教人要返本归真,返回到原本的状态,才是好的状态。

山桐子:所以发展就是偏离了原本。

飞鹤子:这是发展真正的内涵,偏离了原本。这是从原本和偏离的角度看,还可以从生长的角度看。

山桐子:什么生长的角度?

飞鹤子:发展其实就是生长。一棵树,从生根发芽,到逐渐长大的过程,就是一个发展的过程。那么最先出现的东西,是种子,后出现的东西,是枝叶,是末端。那么发展,就是一个从本到末的过程。

山桐子:后面发展出来的东西,是末端的东西。

飞鹤子:是的,这就是发展这种东西它真实的内涵。

山桐子:所以孔子教人“温故而知新”,多学过去的东西,才能知道初始的状态。

飞鹤子:是的,新是初始、原本的意思。人对“新”这个概念的理解,很多是错的。人把后来出现的东西说成是“新事物”,“新”不是这个内涵。后来出现的东西,它就是后来出现的,不是什么“新事物”。一个社会的发展,是一个从新走向旧的过程,就像一间房子一样,是从新走向旧的过程,这就是发展。

山桐子:现代社会人的观念把新和旧颠倒了过来,把过去的社会说成是“旧社会”,把后来的社会说成是“新社会”。

飞鹤子:这是魔搞出来的东西。谁会这么愚蠢,把刚建好的房子说成是旧房子?把住了很久之后的房子说成是新房子?

山桐子:为什么人会相信魔搞出来的东西?

飞鹤子:因为人被表面现象迷惑,再加上人有人心,喜欢追奇、追刺激、追物质、追享受,不愿意承认自己不好,不愿意承认自己生活的时代不如过去,因为人有人心,所以就会上当。一个社会发展了,物质就会不断积聚,技术也会不断积聚,所以物质和技术就会越来越繁荣、越来越丰富,人喜欢的东西越来越多。因为人自己喜欢这些东西,所以很容易相信魔的这些话。魔赞美后来,人就跟着赞美后来,就出现了现代社会人的那些变异观念。

山桐子:原来搞民主的人是一群人心最多的人,最喜欢物质和享受的人,最容易上魔的当的人。他们是一群愚蠢的人,会把住了很久的社会说成是“新社会”。他们的头肯定是朝下长的,看东西和正常人反过来。

飞鹤子:现代社会才是真正的旧社会,是各种败坏不断地沉积和积累后变成的社会,就像一间破旧不堪即将倒塌的房子一样,人心繁重、思想繁重、观念繁重。

山桐子:道德教人要返回原本、去掉后天沉积下来的各种思想和观念,搞民主的人教人追求后来的东西,刚刚好和道德是反过来的。

飞鹤子:民主思想是反道德的,是最邪恶的思想。孔子教人“温故而知新”,民主却教人追求赞美旧社会,不让人返回原本新的、干净的状态。道德是熔炼人用的,是要把后天污染回来的、积沉回来的各种东西去掉用的,让人能返回原本、返回先天最干净的状态。“更新”是熔炼,是去除后来生出来的杂质,绝不是现代人变异了的观念认为的“用后来的代替以前的”。

山桐子:道德是熔炼人、去除杂质用的。

飞鹤子:虽然道德自身有分阴阳两面,但是道德的整体对于人来说是纯阳的,只有阳才能熔炼人。谁要把阴的东西加进道德里面,就是最严重的破坏道德的行为。

山桐子:后发展出来的东西是偏了的东西,是末端的东西,那么道德是不能被发展的,否则一发展,就成为了极端的东西、阴的东西了。

飞鹤子:不管人如何认为,不管过多少代人,永远都不允许人去发展道德。道德就是这样的东西,是没得发展的。任何人都不能解释道德,不能说包含着“道德是什么、什么什么就是道德”这种意思的话,不能往道德里面加东西。谁这样干,就是在破坏道德,做最坏的事。

山桐子:人不能解释道德,那么人可以说什么?

飞鹤子:人可以说理。人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正确的理应该是什么,怎样做才是对的,怎样看待这些问题,等等这些东西是理,人是可以说理的。理是根据不同的条件、不同的情况下说出来的东西,他不是永远不变的。理是会变的。同样,道德说出来的东西,他都只是理,而不是道德的本身,所以这些理在这种情况下是这样说,在不同的情况下,很可能不是这样说。人从道德里面理解到的一切东西,它都只是理,而不是道德的本身。

山桐子:为什么道德说出来的东西都是理,而不是道德的本身?

飞鹤子:道德是无形的,看不见的,任何生命都不可能看得见道德是什么,不可能真正明白道德是什么。所以用人的思维和语言能理解到的、能描述的,都是理,而不是道德的本身。道德的本身不是理,不是人的思维能够触碰得到的。理是会变化的,会根据不同的情况而变化,而道德的本身永远都不会变,道德的标准永远都不会变。道德反映到人这里的所有东西,都只是理,所以不管将来任何时候,任何人,按照当时的具体情况说道德,也只是在说道德在那种情况下反映出来的理,而不是在说道德的本身。并且不同的生命,理解到的理,层面和内涵都会不同。

山桐子:所以孔子当年说道德,其实是在说道德在孔子当时的那种具体情况下反映出来的理。

飞鹤子:是的。同样我们说道德,也是在现在这种时候、对着现在的人、说出来的人应该明白的理,而不是道德的本身。理是会按照不同的情况而变化的,不同的人,应该明白的理都不同。虽然道德反映出来的理,会根据不同的情况而变化,但是道德是中庸的、不是中庸的东西都不是道德、不能使人往中庸的方向走的都不是道德,这些是永远不会变的。

山桐子:这么说,只有具备中庸思想的人,才可以说道德。但是无论再中庸的生命,都不可以对道德下定论。只有真正明白中庸的人,才可以对别人说自己在道德里面明白到的理。没有学过中庸的、身上还有很多极端的东西的、连中庸是什么的都不知道的,就到处和别人说“道德”,到处宣扬自己的观念,这种人就是在干坏事。

飞鹤子:越接近中庸的生命,说出来的东西才能离真正的道德越近,才会越符合真正的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