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  用
 



山桐子:道德教人利用东西吗?

飞鹤子:不教。教人如何利用东西的不属于道德,属于善的范围,叫善用、利用。道德不教人利用,不过道德会衡量某种利用是否符合道德。

山桐子:怎样的利用符合道德?

飞鹤子:为私的因素不太大的,造成的危害小的,对道德造成的破坏小的,能在道德允许的范围内的。有些利用虽然听起来冠冕堂皇、好像能给人带来很多好处、很受人欢迎,但是如果对道德的破坏厉害的,也是道德所不允许的。并且,人只可以利用物、利用事、利用人,人不可以利用道德。

山桐子:什么是利用道德?

飞鹤子:孟子说的东西,就是在利用道德。

山桐子:孟子教君王“发政施仁”,教君王用“施仁”来获取民心,却不教君王提升道德,这就是在利用道德吗?

飞鹤子:这是在利用道德,利用道德来搞他的政治。这是一种严重破坏道德的行为,是一种盗窃行为。

山桐子:盗窃道德来搞他的政治?怪不得“仁”到了孟子那里,会变成了“施仁”。道德和治理国家的关系是什么?

飞鹤子:道德不是给人治理国家用的,而是给人提升自己的道德水平用的。虽然人的道德水平提升了,会对国家的稳定起到极大的作用,但是道德却不是给人用来取得秩序稳定、获取民心用的。作为君王,首先要做的就是提升自己的道德,使自己的思想和行为符合道德,之后才能把国家治理得好。如果一个人,不是把道德拿来自己学、对照自己、去掉自己不好的东西,而是把道德用在表面的地方,以获取别人的好感、信任、民心,这个人就是在利用道德、盗窃道德,是最坏的行为,是破坏道德。

山桐子:所以孟子们是在利用道德,而不是在学道德,不是把道德用来提升自己。

飞鹤子:历史上,不只孟子在利用道德,利用道德的人还大有人在。比如说有个很出名的人,叫晏婴,也叫晏子,这个人也是在利用道德。

山桐子:晏子?他怎么利用道德?

飞鹤子:从表面上看,这个人口口声声教君王如何做到仁,如何才能治理好国家,可是你会发现,这个人所教给君王的,并不是要君王真的变好,去贪去色去欲,而仅仅只是为了让君王能获取到好的名声、让民众看到自己的君王是个好君王、能获取到民众的拥戴。

山桐子:晏子如何教君王?

飞鹤子:晏子有句话是这样说的:“礼者,所以御民也”。

山桐子:他怎么把礼理解成了一种治国的手段?和孟子的“保民而王”几乎是同一种东西。

飞鹤子:因为晏子是在利用道德。晏子还有个很出名的故事,有一次,齐景公喜欢的马死了,齐景公要杀养马的人,晏子劝他不要杀,可是晏子劝说齐景公的理由,其一,是让齐景公明白,杀人会让百姓埋怨自己,导致邻国轻视自己的国力;其二,是让齐景公明白,杀人会使百姓怨恨自己,导致自己的兵力比邻国弱。所以最后齐景公说出这样的话“勿傷吾仁也”。

山桐子:晏子怎么可以这样劝人?说的全是利益,根本不提杀人如何不符合道德。

飞鹤子:所以为什么说晏子只是在利用道德,根本没有教君王遵循道德。晏子只是教君王表面上“符合”道德,不杀人,而不是教君王去掉恶气、去掉脾气,干净起来,真正地符合道德。

山桐子:晏子让君王表面上光鲜了,用表面的光鲜来获取民众的拥戴。可是里面的恶气没有去掉,里面还是臭的。

飞鹤子:这种行为就是在利用道德,用表面上的“符合”道德来得到好的名声和形象,而实质不变。

山桐子:这个晏子太过分了,把道德当成了他手中的工具。

飞鹤子:所以齐景公最后领悟到的也就是“勿伤吾仁也”,不要伤了我的仁。他把“仁”看成了自己拥有的一种东西,而仁刚刚好是没有东西,里面是空的、白的,才是仁。

山桐子:他的仁?不是他自己杀人的行为导致他有了恶从而没有了仁吗?

飞鹤子:是的,有了恶、有了东西,就没有了仁,仁是空。如果齐景公真的能明白道德,他就不会这样说了,他应该会说“吾不仁也”,应该明白是自己错了,而不是用“勿伤”这些字,不会把“吾”弄成了宾语,而应该把“吾”用作主语。他之所以没有把“吾”用作主语,是因为晏子没有教他道德,而仅仅是教他如何利用道德。所以在齐景公心里面,“仁”变成了自己拥有的一种财富、资本和途径,是获取民心、使国家强大的一种资本。

山桐子:把齐景公教成那样,晏子太坏了。

飞鹤子:晏子是一个没有道德的人,道德在他心目中仅仅只是一种工具。

山桐子:晏子如何没有道德?

飞鹤子:有个典故,说的是晏子用两个桃子的计谋杀死了三个勇士,后人称之为“二桃杀三士”。

山桐子:晏子为什么要杀三个勇士?

飞鹤子:晏子认为他们无礼,是国家的祸患。

山桐子:那三个勇士有杀人吗?有谋反之心吗?

飞鹤子:没有,只是因为没有礼数。

山桐子:没有礼数就要杀了别人?这个晏子也太心狠手辣了,没有仁。

飞鹤子:是的,所以这个晏子其实是个不讲道德的人。勇士没有礼,是常有的事,因为勇士往往是极端的人,很少勇士能比较中庸。如果勇士能比较中庸,就会成为“文武双全、智勇双全”,这种人是很少的。极端的人,就是不讲礼的。晏子不仅心狠手辣,并且把礼搞到极端上去了。

山桐子:对啊,勇士又不是君子,对勇士怎么可以要求这么高?勇士只要没有谋反之心,没有随便杀人,就不能随便杀了他。这个晏子,是个不讲道德的、极端的人。

飞鹤子:晏子不仅把礼搞到极端上去,并且他还把节俭搞到极端上去了。晏子说,“廉者,政之本也,德之主也。”

山桐子:廉是什么?

飞鹤子:廉的本意,是指厅堂的侧边。

山桐子:侧边?不是中间。

飞鹤子:是的,所以廉也是隅、棱的意思。

山桐子:廉是边角地方,不是中间。晏子把边角地方说成了“本”,他本末倒置了。为什么晏子会那么重视廉?

飞鹤子:是因为晏子的心目中只看见利益、只看见钱,看不见道德。

山桐子:为什么晏子重视节俭,是因为他只看见钱?

飞鹤子:现象和本质往往是相反的。因为他最看重钱,才会导致他把标准变成了节俭为最大。

山桐子:哦!原来这样!别人花钱、他自己花钱,他都会心痛,所以才导致了他最看重节俭。

飞鹤子:物极必反,虽然浪费不好,但是过于节俭、把节俭看得太重同样是有问题的。

山桐子:浪费和节俭的中间,才是符合道德的。

飞鹤子:是的,道德是中庸的。不是浪费,也不是节俭,才是恰当的。需要花钱的地方,就花,也不要心痛,不需要花钱的地方,就不要花,不要被喜好和欲望带动而花钱。

山桐子:不因为欲望和喜好而花钱,也不因为心痛而不花钱。

飞鹤子:是这样。所以晏子是个极端的人,太不中庸。不够中庸,就算不上君子了。

山桐子:晏子不是君子。

飞鹤子:晏子之所以出名,不是因为他是君子,而是因为他的唇舌尖锐、善辩。

山桐子:善辩是什么?

飞鹤子:善辩是善于维护自己、同时攻击对方。这种东西的出现,是因为这个人在自己的外面围起了一堵很厚的墙,谁想攻击他,都击不到他,都会被他厚厚的墙挡回去。

山桐子:晏子用东西把自己包裹住了。

飞鹤子:表面上看,这种人好像很厉害,唇枪舌剑,实际上,内心非常弱小,长期见不到阳光,最后会变成不接受任何伤害。君子的心是敞开的,没有保护的,有伤害来了,是不挡的,这才是无私。晏子距离君子太遥远了。

山桐子:晏子叫外强内干。

飞鹤子:外面强大的人,内心一定是弱小的。没有保护的内心,才是阳的,才是强大的。关于这个晏子,还存在着一些虚假的东西。

山桐子:什么虚假的东西?

飞鹤子:就是对晏子这个人的评价上面,有人故意作假,故意抬高他。

山桐子:居然有这种事,为什么有人要作假?

飞鹤子:想把晏子这种不是道德的东西、利用道德的行为,加进道德里面,以此让晏子这一类的行为得到合法性,同时败坏道德。

山桐子:这么坏。那些人如何作假评价?

飞鹤子:在《晏子春秋》和《孔子家语》里,以孔子的名义,冒充孔子来称赞晏子是君子。

山桐子:《晏子春秋》是谁写的?

飞鹤子:作者不详,无名之人。

山桐子:《孔子家语》是谁写的?

飞鹤子:作者不详,也是无名之人。《孔子家语》,是后世有人冒充孔子的名义编造出来的东西。里面说的东西全部是编造出来的,目的是败坏孔子的东西,败坏孔子的形象,往孔子的东西里面加他们想要的东西。人很难分辨它的伪装。

山桐子:它伪装得很像吗?

飞鹤子:是的,不过伪装得再像,也只能骗人。思想漏洞百出,一看就知道里面没有中庸。

山桐子:没有中庸?怎么可能是孔子的东西?

飞鹤子:是的,所以这种东西只能骗那些不知道中庸是什么的人。《孔子家语》这本书的出现,恰恰说明了那些坏人最想弄走的就是中庸,最想破坏掉的就是中庸。中庸才是孔子的东西里面最珍贵的内涵,而不是“仁义礼智信”这些字眼,而是“仁义礼智信”里面包涵着的中庸的内涵。

山桐子:《孔子家语》是抽取掉“仁义礼智信”里面的中庸,而留下“仁义礼智信”这些字眼吗?

飞鹤子:正是,抽掉了“仁义礼智信”里面最重要的内涵,留下了表面的壳。所以不懂中庸的人,看到讲的是“仁义礼智信”,就认为是孔子的东西。

山桐子:房子看起来一样,但是已经被偷梁换柱了。

飞鹤子:后世那些没有了中庸内涵的“仁义礼智信”,同样不是孔子的东西。

山桐子:孔子有评价过晏子吗?

飞鹤子:有的,不过没有说他是君子。

山桐子:孔子怎么说的?

飞鹤子:《论语》是这样写的: “晏平仲善与人交,久而敬之。”

山桐子:原来是“善与人交”。孔子是说“善与人交”,又没有说是君子。

飞鹤子:是的,这才是孔子对晏子真实的评价。孔子非常清楚什么是“善与人交”,什么样的人才会“善与人交”。

山桐子:什么样的人才会“善与人交”?

飞鹤子:“善与人交”需要什么?

山桐子:需要情。

飞鹤子:除了需要情外,还需要看人说话、人情世故。

山桐子:原来晏子是个世故的人。

飞鹤子:是的,如果他不世故,就不会懂得用“百姓会怨恨你”、“邻国会轻视你”等等这种话来劝说君王了。这是利诱,用利益来诱导、威逼别人。世故的人都很懂得用这些手段。

山桐子:什么是“久而敬之”?为什么孔子说“久而敬之”?

飞鹤子:“敬”的本意是“肃”、“警”、“慎”。“尊敬”是后来演变出来的意思。孔子这句话里面的“敬”,是“肃”、“警”、“慎”的意思。因为“善与人交”的人,手段多、心思多,这种人不是善良的人,思想不够简单纯净,通常是不可信任的人。时间长了,就会使人不敢信任他,所以孔子才会说出“久而敬之”这样的评价。

山桐子:晏子是个世故的人。晏子那么不好,那些坏人想利用孔子的名义抬高晏子,这背后的阴谋很大啊。

飞鹤子:把孟子的东西加进道德里面,和把晏子的东西加进道德里面,这是两种不同的企图。

山桐子:怎么不同?它们看起来很像,都是利用道德。

飞鹤子:孟子们的出现,是企图把情、民心等等这一类善产生出来的东西加进标准里面,使人认为对别人好就等于有道德。晏子们的出现,是企图把才能、本事等等这一类理产生出来的东西加进道德标准里面,使人认为有才能就等于有道德。

山桐子:怪不得晏子身上那么多才能、本事。

飞鹤子:那些败坏了的人,不想按照道德标准去掉自己的败坏,又想要道德高的地位,想用他们拥有的东西来换取道德的地位,就把情、民心、才能、本事等等这些东西变成道德标准。所以冒充圣人和君子的孟子们和晏子们就出现了。

山桐子:那么应该怎样看待情、民心、才能、本事等等这些东西?

飞鹤子:这些东西是人喜欢拥有的东西,人喜欢什么不是问题,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喜欢的东西,但是人不能因为自己拥有什么、喜欢什么、认为什么是好的,就可以往道德里面加什么。道德是法造就的,不是人认为道德应该是什么,道德就可以变成什么。道德就是道德,变了还是道德了吗?就是这个道理。想成为道德高的人,就要按照道德标准去做。其实,符合了道德,是人自己得益的。因为道德能使人处于不败,符合了道德,就能使自己败坏得慢,生命更长久和稳定。这不是人自己永远的得益吗?想作假?有什么用?用作假得回来的名声和利益,能让自己不败坏吗?只有真正符合道德标准,才能得到道德给人带来的帮助:走向不败之地,或是败坏得慢。道德不是做给别人看、获取名声地位利益用的,而是使自己能不败坏用的。

山桐子:名声地位是假的,不败坏才是真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