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桐子:玄是道德里面的东西吗?

飞鹤子:不是。玄是人说的概念。

山桐子:什么是玄?

飞鹤子:通常人把那些看起来很高深的、不容易理解的东西,说成是玄。

山桐子:看起来很高深?不是实际上很高深吗?

飞鹤子:高深与否,是相对而言的。对于人来说,很多东西感觉都很高深,对于神来说,就不是什么高深的东西了,非常简单。

山桐子:所以玄这个概念,是人说的?神没有玄这种概念吗?

飞鹤子:神是往下看人,什么都清清楚楚,没有人说的玄这种概念。人往上看天,很多东西都看不透,所以才有玄这种概念。当然,不同境界的神,对于庞大的宇宙来说,也只是一点,所以整个宇宙对于不同境界的神来说,也是不可知的,玄妙的。

山桐子:这么说,产生玄这种概念,是因为不可知。

飞鹤子:所以玄这个概念,不是真的,它只是一种感知。就像历史上魏晋时期开始出现的什么“玄学”,就是人编造出来的东西,是不存在这种所谓的“学问”的。

山桐子:怎么会出现“玄学”?那是什么东西?

飞鹤子:所谓“玄学”的出现,是一群道德败坏了的人、喜欢寻求精神刺激的人、喜欢胡思乱想的人、喜欢卖弄才学的人,经常聚在一起高谈阔论,放纵欲望、放纵思想,弄出来的所谓“学问”。这种东西当时形成了潮流,很多人追求这种东西。

山桐子:为什么人喜欢追求这种东西?

飞鹤子:人道德败坏后,通常最大的表现,就是喜欢精神刺激,喜欢放纵欲望。人不想提升自己的道德水平,就会往外寻求刺激。高谈阔论能给人带来精神刺激,能给人带来“有学问”的形象,能让人陶醉在胡思乱想的精神刺激里面。所以这种东西很能够吸引那些道德败坏了的人。只有井底之蛙,才会觉得宇宙是玄的。

山桐子:宇宙是玄的吗?

飞鹤子:不是。宇宙万事万物非常有规律地按照法在运行着,井井有序,丝毫不出差错,何玄之有?只有那些雾里看花的人,才会觉得宇宙是“玄”的。

山桐子:宇宙并不玄,“玄学”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那么应该如何看待“玄”这个概念?

飞鹤子:人应该按照道德努力提升自己,层次提高上去了,才能真正把宇宙看清楚。不提升自己,坐在地上谈天有意义吗?就像井底之蛙,明明有梯放在那里的,它偏偏不沿梯爬上去,就只坐在井底,高谈阔论外面的世界一样。道德对于人来说,就相当于上去的梯一样,是可以一步一步提升自己的。那么人不用道德提升自己,沉迷在高谈阔论里面,与一只不肯沿梯爬上来的井底之蛙有何区别?

山桐子:人坐在地上谈天,就相当于井底之蛙坐在井底谈外面一样。搞“玄学”的人,是一群愚蠢的狂妄之徒。

飞鹤子:当然,人在提升自己的过程中,碰到疑问、不解,互相谈论交流一下,这是对的、正常的,就像孔子的学生问孔子问题,或者孔子的学生互相之间就一些问题互相探讨、寻找答案,围绕着如何提高自己、什么思想和行为不符合道德、哪些是人心、哪些是观念、哪些是执著、哪些是极端等等碰到的各种问题,围绕着这些问题谈论,这样的谈论才是人理智的行为,而绝不是什么“玄学”。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