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  为
 



山桐子:什么是有为?

飞鹤子:道德说的有为,是说有些人喜欢做一些“有道德”的行为。

山桐子:喜欢做“有道德”的行为?有这种东西吗?什么是“有道德”的行为?

飞鹤子:因为人看问题喜欢只看表面,所以有些人做了一些“有道德”的行为,人就认为这个人“有道德”。

山桐子:做“有道德”的行为,不等于这个人有道德吗?

飞鹤子:不等于,甚至恰恰相反,喜欢做“有道德”的行为的人,往往是没有道德的人。

山桐子:为什么会这样?

飞鹤子:因为衡量一个人有没有道德,不是从人的行为上看的,而是从人的思想和特性上看的。虽然行为上也能看出一些问题,但是大部分时候,都不是看行为,而是看思想、看特性。

山桐子:怎样看?

飞鹤子:历史上有一个典型的有为的例子,一直被人当成了“有道德”。这个例子就是“孔融让梨”。

山桐子:什么是“孔融让梨”?

飞鹤子:有个人叫孔融,他四岁的时候,吃梨拿小的,别人问他为什么拿小的,他说我是小的,应该拿小的。

山桐子:从这件事,能看出什么?

飞鹤子:看不出什么,因为孔融说的那句话只是他认识回来的一种观念,还不能根据他的一个观念判断他的道德好不好。不过虽然还不能根据一个情况完全看得出来,也已经能看到有一些问题。为什么这个人那么小,就已经开始有了这些观念?这些观念从哪里来?这个问题也是值得考虑的。

山桐子:为什么孔融认为的“我是小的,应该拿小的”是一种观念,而不是一种道德?

飞鹤子:道德是道,不是什么固定的刻板的东西,而是要根据不同的情况而变化的。为什么孔融会说那样的话,是因为孔融对利益的多少衡量得非常清楚。为什么一个人碰到什么都用利益多少来衡量?是因为他看重的是利益,所以才会导致他认为,把利益让给别人,就是最好的行为。如果有另外一个小孩,这次拿了大的,另外一次拿了小的,这样的小孩,不一定道德就会比孔融差。

山桐子:那么什么时候拿大的对,什么时候拿小的对?

飞鹤子:如果他发现,自己拿梨的时候,脑袋在想“大的能吃多点”,这时候,他应该拿小的。如果他发现,自己在想“如果我拿大的,别人会认为我不好”,这时候,他应该拿大的。

山桐子:原来是这样。假如那个人在想“我想拿大的,不过拿大的有点不好意思”,那么这时候他应该拿哪个?

飞鹤子:那要看他那种想法比较强烈一些,如果想拿大的想法强烈一些,他就应该拿小的,如果不好意思的感觉强烈一下,他就应该拿大的。如果两种想法差不多,判断不出来,那么应该这次拿了小的,下次就应该拿大的。能这样做的,才是有道德的人,而不是孔融那样,固守着某种观念。这是“万变不离其中”,偏了左,就要往右走,偏了右,就要往左走,这才是走正。“中”是中间、中庸、无的意思。

山桐子:既要有变化的,又要“万变不离其中”的,才是有道德的。

飞鹤子:道德是正,不是观念。

山桐子:不能根据孔融的一个观念,就判断他道德不好,那么怎样判断他的道德不好?

飞鹤子:据《后汉书》记载,孔融十岁的时候,想拜访一个著名的士大夫李膺,由于没有名分就见不着这个士大夫,于是孔融就编造了一个谎言,和守门的人说自己是李膺的亲戚。当李膺出来见他时,问他是自己的什么亲戚的时候,孔融这样回答:我的祖先孔子和你家的祖先老子李耳有师资之尊,因此,我和你也是世交呀!

山桐子: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不但编造谎言,还随意地给祖先安名分,随意地给孔子、老子戴帽子,这个人太胆大妄为了。

飞鹤子:一个10岁的小孩,就这么世故、这么懂得搬弄人情世故,说话漫无边际,这种人是真正道德败坏的人。

山桐子:我明白了,他四岁的时候要小梨,不是因为道德好,而是因为他世故。

飞鹤子:是的。世故的人观念多,有为多,手段多,聪明懂事。这种人不应该拿去称颂。

山桐子:为什么人把这样的人也拿去称颂?

飞鹤子:是因为人对道德的歪曲理解。有见识的人,看到这样的小孩,是不会称赞他的,只有那些不懂道德的人,才会被孔融这种表面的行为迷惑。后来太中大夫陈炜来到李膺家,知道了这件事,说了这样的话:小时候聪明,长大了可不一定有稀奇。结果孔融马上用言辞相驳:听你说话,想必你小时候也很聪明吧?这时候李膺终于看清楚孔融是什么人了,李膺大笑:这么聪明的孩子将来肯定能成大器。

山桐子:李膺在笑孔融的聪明。

飞鹤子:是的,孔融是很聪明,可是聪明的人往往没有道德。聪明的人能说会道,最擅长维护自己。特别是聪明的小孩,最危险。老子说:大器晚成。是很有道理的。出众的小孩,往往不是好事,虽然不是绝对,但往往是这样。

山桐子:为什么出众的小孩,往往不是好事?

飞鹤子:中庸是无,没东西能出众。所有能使人出众的因素,都是有。某种有特别多,就能使人出众。因为小孩什么都不懂,所以中庸的小孩,一定非常不出众。但是因为中庸的人后天的东西不多,长大后一旦明白道理,就能迅速明白很多东西。就像张良一样,开始和别人好像没什么两样,一旦接触了太公兵法,他先天中庸的特质就返出来了。出众的小孩通常不是中庸的,而是某一种东西特别多。

山桐子:智是有吗?

飞鹤子:真正的智不是有,道德说的智不是有。人认为的智往往是有。

山桐子:孔融让梨也是在维护自己吗?

飞鹤子:表面上是在把利益让给别人,实质上是在维护自己。因为孔融学回来的是观念,而不是道德。道德衡量的是一个人的本质,而不是看这个人有没有道德观念。

山桐子:孔融让梨,只是出自于孔融的道德观念,而不是出自于道德,因为他有这样的观念,所以他会那样做。

飞鹤子:是的。有某种道德观念的人,不等于就有道德。道德观念不是道德,它只是人的观念。观念是可以学回来的,但是道德不是学得回来的,而是人去掉了后天不好的东西之后才得到的。道德观念不是道德,这是其一。其二,孔融让梨这种事,如果他只是偶尔这样做,不是有心做的,而只是一时的选择,也没问题,但是如果总是这样做,总喜欢这样做,就是非常有为了。有为是违反道德的。

山桐子:为什么有为会违反道德?

飞鹤子:一个有道德的人,是干净的人,是没有人心的、是思想简单而不复杂的、是无求的、是中庸的。但是有为的人,恰恰是和中庸背道而驰,中庸是少,什么都少,有为是多,什么都多。有为是心多、行为多、思想复杂,喜欢做“有道德”的行为。有道德的人,做好事通常只是到了手边随手做的,不是故意的、有心做的,这样的好事,才不是有为。有意做出来的、或者是凭观念做出来的好事,都是有为。

山桐子:孔融让梨,是凭观念做事,就是心多了。

飞鹤子:心多是思想复杂,观念多也是思想复杂。不管他是用他的观念衡量过,还是用什么衡量过,其实都是思想复杂的表现。四岁这么小的小孩,心就这么多,可想这个人思想有多复杂,里面的东西有多少。东西多是离中庸远,离中庸远的,道德就不好。

山桐子:所以不能从行为上判断人的道德好不好。

飞鹤子:从孔融这件事,也可以看到《三字经》存在很大的问题。

山桐子:《三字经》是谁写的?

飞鹤子:《三字经》是宋朝的人写的,可是历史到了宋朝,道德里面已经基本上没有了中庸了。所以从宋朝开始,出来的东西,基本上都是歪理,人对道德的理解也是歪的。

山桐子:这么说《三字经》里面没有中庸。

飞鹤子:是的。《三字经》里面的思想,基本上是孟子的东西,看起来很美丽,听起来很动听,但不是正理。并且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三字经》这种东西,是不能拿来教小孩的。

山桐子:为什么不能用《三字经》这种东西教小孩?

飞鹤子:小孩思想那么简单干净,怎么可以用《三字经》这种东西往小孩的思想里灌输观念?多害人哪。《三字经》里面根本没有理,说的全是观念,各种观念,非常杂乱。用这种东西污染小孩,简直是犯罪。人以为知识如何重要,可是那些只是知识和观念,不是道德。

山桐子:应该怎样教小孩才是符合道德?

飞鹤子:应该用道德教育小孩,而不能用观念教育小孩。什么才是道德,中庸的才是道德的。小孩要教他无恶,教他不要做坏事,不要争,不要打人骂人等等这些,就够了,这些东西才是中庸的。而不是教小孩什么“让梨”。

山桐子:为什么“让梨”不是中庸的?

飞鹤子:中庸是无恶,什么不好的东西都没有,就是中庸了。道德教人去掉不好的东西,而不是教人做好事。“让梨”只是做好事。做好事等于无恶吗?等于去掉了不好的东西吗?根本不等于。为什么孔融那么懂得做好事,可是还那么会耍手段?就是因为孔融心里面的恶没有去,才这么多世故的东西。教小孩“做好事”根本不能把小孩教育好,反而会让小孩变狡猾、变世故、变懂事。

山桐子:什么是“懂事”?

飞鹤子:有句话叫“会来事”,说的就是这种东西。其实就是会耍手段、狡猾。小孩“懂事”了,就变坏了,失去了干净,失去了没有观念。

山桐子:孔融让梨是“会来事”。教小孩“做好事”,是把小孩教成有,不是无。

飞鹤子:把小孩染上了各种颜色,小孩就失去了中庸,失去了干净。因为人自己喜欢有,所以人喜欢教小孩懂事,这是很难避免的,所以当小孩长大了,都要自己学道德、学中庸,才能去得掉污染回来的各种颜色。宋朝往后,人对道德的理解,因为没有了中庸,全部变成了“道德观念”。所以《三字经》、《弟子规》、程朱理学等等一类的伪道德大行其道,一直影响到现代。失去了中庸的人,根本不明白道德是什么了。

山桐子:《三字经》、《弟子规》是“道德观念”,而不是道德。教人学这种东西,人只能学回来各种观念,而学不到道德。

飞鹤子:《弟子规》比《三字经》更恶劣,《三字经》还能作为一种历史知识学一下,虽然不是道德,也还能知道历史上发生过什么,《弟子规》基本上是胡言乱语,不但一点中庸都没有,并且把道德观念导向了偏执。《弟子规》和朱熹、二程的东西是一路货色,抽走了孔子思想里面所有的中庸内涵,只剩下表面的字眼和规矩。人没有了中庸,只剩下规矩的时候,人就开始魔化了,变恶变狠变僵化,如枯木如石头一般,教不成人。《三字经》和孟子的东西是一个档次的,会使人变伪善。《弟子规》和朱熹、二程的东西是一个档次的,会使人变恶、变僵化。

山桐子:应该怎么看待《三字经》、《弟子规》这些东西?

飞鹤子:这些东西不是不能存在,只是因为这些东西里面没有中庸的内涵,所以不能在层面高的地方存在,不能广泛存在,可以在层面低的地方存在。

山桐子:什么是层面低的地方?

飞鹤子:在个别人那里可以存在。个别人如果喜欢这些东西,可以自己拿来用,但是不能在社会上广泛使用。并且,只能给那些比较偏执的人用,不偏执的人、比较中庸的人,不要学这些东西,比较中庸的人学了这些东西,就会被这些东西害了。

山桐子:为什么比较中庸的人学这些东西,会被其所害?

飞鹤子:偏执的东西只适合同样偏执的人学。中庸的人,是根基好的人,根基好的人,学石头一样的东西,不是给害了吗?石头一样的东西,里面是死的,没有理。中庸才会生理,明白中庸的人是有智的、有正的,不会偏的,会明白千变万化的各种理,你要这样的人去学石头一样又死又硬的东西,不是害人吗?

山桐子:小孩也不能学吗?

飞鹤子:比较中庸的小孩不要学这些东西,只有比较偏执的小孩才可以学。不要以为小孩就如何,就可以把什么垃圾都塞给小孩,中庸的小孩,比偏执的大人强无数倍都不止。

山桐子:什么样的人是偏执的人?

飞鹤子:性和情都浓烈的人,身上的东西比较多的。具体点说,就是情重、极端、人心多、观念多、世故、气大、力大、欲大、自我、喜欢对人施力、喜欢控制影响别人等等。

山桐子:如果张良是学《三字经》、《弟子规》这些东西长大的,他就成为不了历史上的张良了。后世出不了姜太公、张良、韩信这些人物了。

飞鹤子:是因为后世干净少、俗气多、观念多,中庸没有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