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思想
 



飞鹤子:除了把礼貌当成道德会破坏道德外,还有一种普遍存在的破坏道德的现象,就是把民主思想当成道德。

山桐子:民主思想不是邪的吗?怎么可以把民主思想当成道德?

飞鹤子:民主思想有两种,一种是极端的民主思想,一种是不极端的民主思想。极端的民主思想是邪的,不极端的还不能说是邪的。现代的民主思想全部都是极端的,不极端的民主思想只存在于古代社会和个别不搞民主的现代人的思想里。

山桐子:极端的民主思想怎样判断?

飞鹤子:发展到自由、解放、平等、强调人权这种程度的民主思想就是极端的、邪的,还没有发展到自由、解放、平等、强调人权这种程度的民主思想,不能说是邪的,只能说它是民主思想。这种不极端的民主思想,可以在某种程度内存在。

山桐子:什么思想属于民主思想?

飞鹤子:民主思想是善产生出来的思想。如果一种思想,它想问题的基点,是站在人的角度、以考虑人作为基点想问题的,以考虑民众利益、照顾民众感情、感受为基点、为出发点想问题的,就是民主思想。从民主思想里面,还会产生出各种东西,比如说民心、民生、民情等等各种因为考虑民众而产生的思想,都属于民主思想。如果一种思想,不是以考虑人作为基点想问题的,而是以考虑法作为基点想问题,只是同时会兼顾民众感情、感受,这样的不属于民主思想。

山桐子:也就是说,如果基点不是站在人那里,而是站在法上面的,即使有考虑民众感受,也不属于民主思想。

飞鹤子:是的。基点站在人那里的,以民为主、以民为大来考虑问题的,才是民主思想。

山桐子:不极端的民主思想,有些什么表现?

飞鹤子:如果一种民主思想,还没有发展到自由平等人权的程度,就属于不极端的民主思想。比如说民生这种思想,虽然是以民生为出发点考虑问题,但是没有抛弃道德和法理,还能明白人是有高低、贵贱、好坏之分的,还能明白人不能放纵自己、不能讲什么自由、要以道德作为标准,还明白人不能强调什么人权、人需要吃苦、需要忍耐,这样的思想,就属于不极端的民主思想。

山桐子:也就是说,考虑民众利益的时候,没有抛弃道德的,还没有发展到自由平等人权的程度,明白人有高低之分,明白人不能讲什么自由、应该用道德约束自己,这样的思想,就属于不极端的民主思想。

飞鹤子:是的,不极端的民主思想,是善产生出来的,是宇宙中正常存在的。虽然道理是这样,但是不极端的民主思想,虽然称其为“思想”,其实准确来说,它是不能成为“思想理论”的,一旦成为了某种理论,其实已经邪变了。虽然说它是“不极端的民主思想”,其实准确来说,不能这么叫,而只能说是人的一些善念。

山桐子:就是说,如果关心民生这些东西,一旦成为了某种“理论”,就已经开始邪变了。

飞鹤子:是的。如果关心民生这些东西,它还只是以人的一些善念这种形式存在,它是正常的,如果一旦成为了“思想理论”,成为了一种“理论”,它就已经开始邪变了。

山桐子:为什么成为了“理论”,就已经邪变?

飞鹤子:人的善念,它就是人善良的一面表现出来的状态,看到别人痛苦了,想帮助别人减轻痛苦,它就是这种因为人的善念而表现出来的东西,它不是什么理上的东西。当它要成为一种“理论”的时候,这种“理论”就一定是邪的。

山桐子:为什么人的善念表现出来的东西不能成为“理论”?

飞鹤子:感为阴,理为阳。人因善念而表现出来同情、关心、关怀等等这些东西,它是因感而产生的,它是阴产生出来的,阴是成为不了阳的。如果谁要把阴当成了阳,把因人的善念而产生出来的东西变成了“理”,拿来大张旗鼓地公开宣传,这个人一定在搞邪教。就像现代民主搞的东西,就是这种性质的东西。孟子的东西为什么总带着邪性,也是因为这种原因,把阴当成了阳来用。

山桐子:把阴当成阳来用,就像把喂奶变成道理,把感情变成道德,把美变成道德。

飞鹤子:人一旦要这样搞,就会自寻死路,变成癫狂。

山桐子:不极端的民主思想,属不属于道德?

飞鹤子:不属于,不能当成道德。所有的民主思想,不管极端与否,都不是道德,都不属于道德的范围。不极端的民主思想,虽然是正常存在的,但是也不能当成了道德,否则就是破坏道德。

山桐子:不极端的民主思想,不属于道德,属于什么?

飞鹤子:属于善,属于人讲的善,不属于道德里面的善。

山桐子:为什么不极端的民主思想不能成为道德?

飞鹤子:因为它只具备德,不具备道。所有只具备德没有具备道的东西,都不是道德。必须具备道的才能称得上道德。

山桐子:所有的民主思想都不属于道德,所以,不管那个人如何为民众考虑,都不能因为他的这些思想和行为说他有道德。

飞鹤子:是的,除非这个人在考虑民众的同时,他个人在道德方面也做得很好,能符合道德里面道的部分,只有这样的才能说他有道德。单纯地因为具备民主思想就说有道德,是不可以的。

山桐子:所以衡量他有没有道德,其实是用他有没有符合道德来衡量的,而不是用他有没有民主思想衡量的。

飞鹤子:是的。不管他有没有民主思想,有没有其它的什么思想,这些东西都不是衡量一个人有没有道德的标准,只有具备道德里面阳的部分,才是真正有道德的人。

山桐子:应该如何看待这种不极端的民主思想?

飞鹤子:虽然不极端的民主思想是正常存在的,但是它毕竟是属于阴的。属阴的东西,是不能摆放太高的,否则会导致阴盛阳衰。这些不极端的民主思想,只能存在于一定的范围内,不能把它抬太高,不能让它压住道德、取代道德,不能只讲这些东西而不讲道德。

山桐子:不极端的民主思想属于阴的。

飞鹤子:因为它的产生,源于感这种因素,着眼点是人的利益。感和利益都是阴的因素。这些东西是不能使人提升的,弄多了反而会使人往下掉,所以不是不能弄,只是不能摆放太高。人要生活、生存,就需要考虑利益,就需要阴的因素,所以这些东西是正常存在的,但是也要明白它是阴性的。阴性的东西,基点都是站在人那里、站在利益上的。天为阳,地为阴,基点站在人那里出来的东西,都属阴。

山桐子:这些东西就像人的吃饭睡觉一样,是正常存在的,但是没有必要去赞美它。谁赞美吃饭睡觉?脑袋肯定有问题。

飞鹤子:是的,不极端民主思想和人的吃饭睡觉这些东西,本质是一样的,就是考虑人的生存生活问题,是没有什么值得赞美的。就像母亲照顾孩子一样,它就是这样的东西,谁赞美这种东西,真的就是太不理智了,标准太低下了。

山桐子:当官的,如果他善的因素多,心里挂念百姓,他可以自己多为百姓做一些好事,这是正常的。可是把这个关心民生搞成了口号,搞成了“为人民服务”,搞成了“公仆”,搞成了统一的标准,就不对了。

飞鹤子:这些东西,都是极端的东西。任何东西过了,都是极端,不管人认为它再好、再重要,过了都是极端。

山桐子:怎样就极端了?

飞鹤子:把这些东西搞成了“普世价值”,就是极端的东西。这些东西原本只是个别人的行为,个别人的善行,是不能成为“普世价值”的。

山桐子:为什么这些东西最终会被人搞成了“普世价值”?

飞鹤子:因为宇宙中善恶同在,并且相生相克。善多了,恶一定也会同时增加,所以随着宇宙的不断发展,善的会越来越善,恶的也会越来越恶。由于人看到恶多了,于是人就想治恶。可是由于人不懂中庸,不懂得往中庸的方向走,才是出路,所以人就用人自己的办法来“治恶”,就搞出了这些“普世价值”。这个善,指的是人说的善,不是道德说的善。

山桐子:怎样区分人说的善和道德说的善?

飞鹤子:人说的善,不是中庸的,并且与恶相对。道德说的善,是中庸的,与私相对,与有相对。

山桐子:人怎么“治恶”?

飞鹤子:人看到恶增多了,以为善可以“治恶”,就加大善的因素,想用善来“治恶”。结果导致善越来越多,越来越极端,最后终于演变成了“公仆,平等,自由,人权,民主,为人民服务”等等这一类的东西。就是人现在看到的极善的东西成为了“普世价值”。

山桐子:人想用善来“治恶”,就加大了善的程度,结果导致善越来越极端。

飞鹤子:是的。可是人不知道善加大了,就会促使恶也会增大,因为善恶是同在的。善与恶相搏,就像刀和剑相搏一样,这边加大了力度,那边同样也是会加大力度的,根本没有用。所以想用加大善来“治恶”,是非常愚蠢的方法。

山桐子:不能用加大善来“治恶”,那么怎样“治恶”?

飞鹤子:往中庸的方向走,中庸才是真正的出路。

山桐子:讲道德才能治恶,讲善不能真正治恶。

飞鹤子:是的,道德是中庸的。把人的道德普遍提升上来,才能真正治恶。善不是给人治恶用的,而是维持社会和人的正常存在用的,没有了善,社会和人就不存在了。

山桐子:人讲的善含有私,含有他个人的感情,恶也是私,也是感情,那么私怎么能治得了私呢?以善治恶,是以一种私制另一种私、以一种情制另一种情,根本就没有用,以无制私,以无制有,把私去掉了,才是真正有用。

飞鹤子:以无制有才是出路,减少极端才是出路。

山桐子:极端的民主思想讲的自由是什么自由?

飞鹤子:人性自由、个性自由、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学术自由、生活自由、喜好自由、方向自由、经济自由、品味自由,等等很多。

山桐子:什么是生活自由?

飞鹤子:想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喜欢享受的就尽情享受,喜欢品味的就尽情品味,等等,追求幸福生活。

山桐子:什么是方向自由?

飞鹤子:多元化发展。想怎么发展就怎么发展,想往哪个方向发展就往哪个方向发展,追求发展。

山桐子:什么是经济自由?

飞鹤子:一切经济的手段和目的,都是为了追求利润的最大化,利润最大化高于一切,追求财富。

山桐子:什么是品味自由?

飞鹤子:自己喜欢什么就把什么当成美,想怎么品味就怎么品味,尽情品,追求享受和刺激。

山桐子:人品味品的是什么味?

飞鹤子:品味是极端的东西,是人在品色和形的味,品自己的观念带来的味,品自己的特性带来的味,是人的感官和思想在吸取那些感受,从而陶醉在那些感受里面。举些例子,比如说人在镜子面前,观看审视自己的美态,品自己的形态给人带来的那些感觉;比如说人呆在自己的家里,观望那些美丽的装饰和布置,品那些东西给人带来的感觉;比如说地位高的人看着别人为他忙来忙去,品那种尊贵的感觉;比如说人观赏珍宝玩物装饰,品各种东西给人带来的美感和感觉。注重品味的人是极端的人。这种东西会使人的阴迅速增加,阴多到某种程度,就很容易演变成病。

山桐子:会变成病?什么病?

飞鹤子:癌。癌字是“品”和“山”和“病”组成的。“品”多到“山”一样,成为了“病”,就是癌。

山桐子:怪不得癌是现代病,因为现代人追求品味。应该如何对待感才是符合道德?

飞鹤子:阴阳同在,阴阳要平衡,不要阴盛阳衰。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