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社会
 



山桐子:什么是自由社会?

飞鹤子:自由社会就是现代极端的民主思想造就出来的社会,一切讲自由、讲平等,不讲道德。

山桐子:不讲道德的社会?那不疯掉了?

飞鹤子:站在道德的角度看,这样的社会确实是疯狂的社会,站在自由的角度看,人自己不会觉得自己的疯狂。

山桐子:自由社会有些什么表现?

飞鹤子:迷进了自由社会里面的人,是最不讲道德的人。他们不按道德来生活,而是按人自己的喜好和追求来生活。在他们的心目中,自己的意愿、愿望、利益和喜好为最大,不讲节制,不讲道德。追求享受、追求利益和欲望得到最大的满足。整个现代社会,就是自由社会。

山桐子:以利益和追求为标准,而不是以道德为标准,那人能活吗?

飞鹤子:能活,只不过不是人在活,而只是人的观念和欲望在活。举个例子,比如说,在正常社会里,人是讲道德的,画一幅画,他会考虑符不符合道德,极端的东西多不多,会不会造成对人的刺激,会不会把人导向不好的地方等等道德因素,这是正常的讲道德的社会里面的人。但是自由社会里面的人,就不是这样考虑问题了,自由社会的人,是不讲道德的,他们讲自由。所以这样的人如果画一幅画,他想的是如何画才能新奇、如何画才能吸引人、如何画才能突显自己的创意、如何画才能刺激人的感官、如何画让人看了会高兴等等各种能够给他带来利益的因素。

山桐子:这种人怎么这么坏,专门往歪处考虑?

飞鹤子:自由了,就会失去道德、失去正。没有了正,想出来的东西都是歪的。再比如说,正常社会里面的人,造一件产品,他会考虑怎样设计才是符合道德的,既不极端,又能做到美观,既不会勾起人的欲望,又能使产品正常生存。但是自由社会里面的人造产品,是不会考虑道德因素的,所以这样的人会考虑,怎样设计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怎样设计才能让人有购买欲等等各种能给他带来利益的因素。

山桐子:自由社会是让人的歪思想能够自由生长的社会。

飞鹤子:除了能让不正的思想能够自由生长外,自由社会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能极大地助长人自我的发挥、壮大。自由社会里面,所有人都会鼓励你自由发挥、鼓励你畅所欲言、鼓励你批判性思考、鼓励你独立思考、鼓励你发掘自我潜能、鼓励你追求个人梦想、鼓励你活出“真我”、鼓励你活出精彩人生、鼓励你和命运抗争、鼓励你不向命运低头、鼓励你个人发展、鼓励你创新,整个社会都在追求创新。

山桐子:自由社会是自我的暴发户。

飞鹤子:自由社会还有一种特性,就是会极大限度地催人发展极端,人的各种东西会变得越来越极端。比如说,它会催人发展情的极端,整天说亲子、分享,整天赞美爱情赞美母爱;它会催人发展才的极端,整天说精英、智囊、智库;它会催人发展财的极端,整天说发达,整天说商业效益,商人最有地位;它会催人发展身份的极端,整天说会员、贵宾;它会催人发展生活的极端,整天宣传生活品味,宣传享受生活,宣传高品质生活;它会催人往社会里面钻,整天鼓励人参与,鼓励人“积极”,鼓励人进取;它会催人发展色的极端,到处都是明星、拍照、形象、个性、美容、化妆、时装、模特、身材、美女。自由社会不管男女,只要迷在自由里面的,全部都在淫色淫欲淫利。

山桐子:君子是一种身份吗?

飞鹤子:不是。君子和小人的划分,是按照道德和特性来划分的。有道德的是君子,没有道德的是小人,中庸的是君子,极端的是小人。按照特性来划分人,才是符合道德的,按照小圈子来划分人,是违反道德的。“会员”这种东西,是人在搞小圈子,以利益作为手段拉拢人,是非常不道德的东西,是现代人发展出来的极端和败坏。整个社会被人搞成了一个个的肿瘤,肿瘤里面的人搞的都是黑乎乎的利益交易,互相贿赂、互相给好处,非常肮脏。

山桐子:自由社会是强催熟剂,人呆几天就熟烂了。中庸教人往外走,自由社会鼓励人往里钻,刚好相反。

飞鹤子:自由社会是反道德、反中庸的。孔子说,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

山桐子:自由社会是培养小人的社会。自由社会是鼓励、催动、煽动人为自己着想的社会。人钻进了自由社会里面,最终一定会变成自私自利,再也不讲道德,把自己的意愿视为道德和标准。道德社会叫人做君子,自由社会叫人做小人、做利益之徒、做淫色之徒。道德社会是神给人的,自由社会是魔给人的。那小人,就是想什么做什么,出发点是自己,连道德都是为自己服务的,脑袋里想的,心里挂着的,只有自己的意愿、自己的喜好、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形象。

飞鹤子:自由社会还会发展人的叛逆思想,整天赞美年轻人和年轻人的情,什么青春、梦想、放肆、阳光、挥洒汗水、放飞心情、青春无敌、沐浴阳光、金色年华、青春无悔等等诸如此类的宣传非常泛滥。

山桐子:为什么自由社会要赞美年轻人?

飞鹤子:因为年轻人是最容易被利用的人,这些人感情多、易冲动、易喜、易兴奋、易激动、梦幻多、执著多、没有理智,这些人的情一旦被人赞美、抬高,就会活在云里梦里、不知所谓,以为追求梦想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高尚”的。整个社会很容易在这些人的带动下迅速走向叛逆和阴盛阳衰。自由社会的最终目标就是自由,彻底的自由,自由社会的人信仰“有充分的自由才是有道德”。

山桐子:自由社会是疯疯癫癫的社会。

飞鹤子:自由社会还有一个现象,就是言论多如尘土,人每时每刻都泡在各种言论里面,各种思想各种观念如海洋一样淹没了所有的人,非常可怕。

山桐子:人被各种思想各种观念淹没了,人就没有了自己了。

飞鹤子:是的,迷在自由社会里面的人,没有一个人是清醒的,没有一个人是自己在活着,都是为了各种观念而活着。造成这种局面的,要“归功”于媒体这种东西。

山桐子:媒体是什么?

飞鹤子:它是现代人搞出来的变异东西。正常的人类社会中,没有媒体这种东西。在古代社会,是没有媒体这种东西的,有些人望文生义,以为有个“报”字的东西就叫“报纸”,所以以为古代也有“报纸”。

山桐子:古代那些为什么不是报纸?

飞鹤子:那些是传递皇帝和政府高层的通告,没有“多元性、公众性”,所以不是大众媒体,不是“报纸”。古代社会没有思想灌输这种东西,不需要人每天都往脑袋里面装东西,所以不存在报纸等各种媒体,人的思想都很干净没有多少杂质和观念。

山桐子:对啊,报纸不是通告,通告不是报纸。

飞鹤子:中国开始出现报纸这种东西,是清朝从西方传进来的,弄报纸出来的那些人,目的就是想在中国传播西方的宗教和民主。所以报纸这种东西,它最开始出现的目的就是邪的,就是传播各种思想用的。正常的社会,是不需要传播什么思想的,只有搞民主的社会,才需要传播思想。人的知识是从书本上学到的,而不是媒体。书是正常的,媒体是变异的。

山桐子:用报纸传播西方的宗教?不应该啦,西方宗教中国人不应该学,搞这些东西都是害人的。传播民主?就更邪了。

飞鹤子:所以民主思想最开始就是靠媒体这种东西在中国广泛传播的。如果没有了媒体这种东西,民主思想就存在不了了。

山桐子:所以民主思想完全是后来多了出来的思想,后来被灌输得到的,不是人原本就有的。

飞鹤子:是的,被一些东西控制着给人灌输的。媒体这种东西,它在人中出现的任务,它的“使命”,就是给人灌输各种现代思想和民主思想。

山桐子:天上有媒体这种东西吗?

飞鹤子:没有,谁那么蠢整天让别人给自己灌思想观念。只有现代人才这么蠢,以为民主是“宝”,以为自由就等于幸福,以为把民众捧上天就是“大爱”。人不要道德,快乐完了等待着人的就是痛苦;民主完了、爱完了,等待着人的就是天灾和瘟疫。自由和爱不是天理,不够干净就会有痛苦才是天理,背离了道德和法就会被淘汰才是天理。天理从来都没有消失过,只是人不相信罢了。

山桐子:民主是革命,搞革命才需要传播思想。

飞鹤子:人类社会正常的战争和起义,都是不需要媒体的,因为那些是正常的,传递的只是军情和命令,没有想搞观念灌输、思想灌输,仅仅只是为了打仗。而民主真正想搞的不是打仗,而是思想灌输,所以才需要报纸和媒体这些东西。

山桐子:报纸这种东西,它是为了传播民主而出现的。

飞鹤子:正常的东西,是不需要媒体就能存在的,只有民主这种专门靠给人灌输观念才能存在的东西,才会因为没有了媒体就存在不了。

山桐子:为什么民主那么喜欢给人灌输观念?

飞鹤子:因为民主是反道德、反中庸的,道德教人中庸,教人不要有那么多后天观念,而民主恰恰相反,拼命给人灌输观念。民主它所有的因素、它所有的目的,就是为了给人灌输思想,往人干净的思想里塞民主思想。民主除了给人灌输思想外,它还剩什么?就没有了。“政治制度”?那仅仅是它给自己包装的外衣、它附在上面用的框架、它在人中存在的有形的身体,它真正的本体,是一套完整的、叛逆的思想体系,而不是什么政治制度。

山桐子:所以报纸需要“定期发行、每天更换内容”,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不断地给人灌输思想。这边登登登,那边看看看、拼命往自己的脑子里装,装得满脑袋都是“自由平等”。如果只是“政治制度”,就不需要喊思想自由了。

飞鹤子:如果仅仅只是“政治制度”,就不需要给人灌输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学术自由、个性解放、人性解放、追求幸福、追求自我价值、追求实现自我、追求进取、追求发展、追求独立自主、追求创新等等各种民主思想了。所以“政治制度”仅仅是个幌子,“政治制度”是民主思想能够在人中畅行无阻的一对脚。

山桐子:“政治制度”是民主思想能够行走的脚,民主思想是“政治制度”的附体。民主是一套叛逆思想,这套思想需要附在“政治制度”上面才能在人中存在。

飞鹤子:有形的东西什么也不是,“政治制度”仅仅只是一个身体,什么也不是,民主思想才是实质。所以民主不是什么“政治制度”,而是思想。如果“政治制度”里面没有了民主思想,那么那个“政治制度”就什么也不是,对人根本不起作用。

山桐子:民主是想钻进人的脑袋里面、想存活在人的脑袋里面的魔鬼。

飞鹤子:生命的存在不是为了追求发展而活着的。人活着不是为了追求发展、不是为了追求社会发展、个人发展,而是应该正常、平稳、有条理、安心地生活,有福就过好一些,没有福也不要追求,这才是正常的人。民主把人搞得像鬼一样,整天想着发财、出名、做生意,拼命追求发展,谁有钱谁就有权,谁有钱谁就是大佬,谁有势谁就是大佬,弱肉强食,这不是人,这是魔鬼、是黑社会。追求就是思想的极端和败坏。

山桐子:民主把人的思想搞极端、搞疯狂。

飞鹤子:人有了追求,就会真正失去自由。天上的神佛为什么那么多自由,是因为他们没有追求。没有了追求才会得到自由,这才是真理。人因为有了追求,所以才需要做人、需要吃苦,失去自由。民主教人追求,是要人往地狱钻。

山桐子:人有了追求,就开始往地狱的方向走了。

飞鹤子:自由社会的最大的特征,就是全方位的阴盛阳衰、全方位的思想改造和灌输,从里到外无所不及、无人幸免,非常可怕。

山桐子:感为阴,情为阴,欲为阴,刺激为阴,利为阴,执著为阴,追求为阴,色为阴,形为阴,味为阴,拥有为阴,个性为阴,自尊为阴,尊严为阴,自我为阴。

飞鹤子:观念也是阴,给人灌输观念,会使人迅速败坏变质。自由社会整个社会到处都在宣传赞美阴性东西,都在宣传赞美自由解放,各种阴性东西得到了最大的解放和自由生长,阴性东西非常泛滥,无处不在,人整天活在这些东西里面,完完全全泡在里面,迅速腐烂。这就是现代人喜欢的自由社会,自由社会是毁灭人的最极致的社会。

山桐子:应该如何对待阴性东西?

飞鹤子:宇宙中阴阳同在,人不能没有阴,所以阴是正常存在的。但是阴阳的关系,是阳主阴从。一个社会,从整体上看,阴不能压阳,个体生命,可以阴多阳少,但是社会的整体,不能阴多阳少。道德才是阳。阴性东西,它是正常存在的,但是不能过于赞美,不能过于抬高,不能魔化,不能在阳处、高处大量公开存在,阴的东西通常适合在低处、阴处存在,在人的个人生活中存在。阴越多的人,道德会越低,层次会越低。路是人自己选择的,选择向阴还是选择向阳,选择要多少阴要多少阳,是每个人自己选择的,不能强迫,只能劝善。向阴快乐多,向阳快乐少;向阴会败坏,向阳能提升。路是人自己选择的。

山桐子:不能强迫,只能劝善。但是阴多了就会有灾难,就会掉层次,就会有痛苦。完全是阴的,就会毁灭。虽然不能强迫,只能劝善,但是不代表人就可以随心所欲。坏人都是这样想的,别人不能强迫我,就等于我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了;别人不能阻止我,因为我有我的权利。虽然人不能对付他,可是天能对付他,阴多的人最后一定受到更多的约束,转生到约束多的地方,最坏的还会走向地狱。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