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  法
 



山桐子:什么是变法?

飞鹤子:变法这种内涵在宇宙中是不存在的、变异的,这是人搞出来的一种变异的概念。

山桐子:为什么人要搞这种东西?

飞鹤子:一个社会,它发展的规律就是成住坏灭。当一个社会发展到某种程度,社会整体的人心膨胀到某种程度,社会就会出现各种败坏、腐败、极端现象,于是人就想改变某些政策来对付、或者清除这些败坏现象,人就把这种改变,称之为“变法”。

山桐子:政策是法吗?

飞鹤子:当然不是。政策是法生出来的东西。法是无形的、人触摸不到、看不见、感觉不到的。而政策是有形的,人看得见的。

山桐子:政策又不是法,改变政策怎么可以叫“变法”?

飞鹤子:是不可以的,所以这个概念的出现,是人极端的思想搞出来的。想给自己搞的改变戴上一个最高的帽子,想用声势来抬高自己、吓唬人。

山桐子:搞名不符其实的夸张叫法,就是搞极端。

飞鹤子:是的。社会的败坏,是因为极端太多了、人心太多了造成的,想改变败坏现象的人,他自己都不守道德,思想都那么极端,小小改变就称为“变法”,还以为用自己夸张极端的思想,就能把社会治好,这叫痴心妄想。

山桐子:法只有一个,怎么可“变”?

飞鹤子:法是不会变的,永远也不会变。变的是人自己,而不是法。人想“变法”?人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神不降罪于人,仅仅是因为神的慈悲,而不是人没有罪。

山桐子:“变法”这种叫法,是有罪的。不能称之为“变法”,应该称之为什么?

飞鹤子:社会的败坏,是因为人的道德不行了造成的,极端的思想、极端的观念、极端的行为、极端的现象等等太多了造成的,人心的败坏造成的,阴盛阳衰太厉害了造成的。那么想改变这些败坏现象怎么改?不就是要提升社会整体的道德水平、消除极端吗?改政策有什么用?不治本靠剪枝?以恶制恶,只会导致生出更多的恶,是一点用都没有的。提升社会的道德,才是唯一的出路。那么提升道德、往中庸走、往回走,叫什么?不就叫“归正”、“归新”吗?

山桐子:应该叫“归正”、“归新”,不应该叫“变法”。

飞鹤子:“变法”是邪路,归正、归新才是正路。去掉极端、去掉后来生出来的人心,往原本走、往回走,才是正路。

山桐子:“变”不是减少,“归”才是减少。

飞鹤子:人的败坏,是因为人的思想里面、人心里面积聚了不好的东西导致的,不往回走,不减少人后来生出来的东西、多了出来的东西,而只是外面“变”成另一种东西,里面的东西没有减少,是一点用都没有的,只会越变越邪。

山桐子:不是政策因人心而改变,而是人心要按照道德标准而减少。

飞鹤子:“变”是进化论思想,刚好是反中庸反道德的。

山桐子:为什么“变”是进化论思想?

飞鹤子:“变”是不断积聚,人越“变”,身上背着的东西就会越多,负担越重。社会同样是这样,社会越“变”,一定是东西越多,规矩越来越多,空间越来越少,人活得会越来越辛苦。越“变”恶一定会越多。败坏现象是因为人心多了造成的,如果用增加规矩来限制人心这种方法,就是以恶制恶。规矩是恶的,人心也是恶的。规矩一多,只会刺激人心变得更多,最后整个社会就会在各种规矩与各种人心两大势力的搏斗中走向崩溃毁灭。

山桐子:搏斗只会两败俱伤,所有人一起死。

飞鹤子:人心增多了,就要提升道德,减少欲望和人心,而不是增加规矩。往中庸的方向走、往无的方向走,随着人心的减少,规矩就能减少,这样人才会活得幸福。人心少、规矩少,这样的社会才是新社会。任何一个社会,一开始产生的时候,都是这种状态,人心少、规矩少,这是新的状态。当社会走向旧的时候,一定是人心和追求多、规矩多,这种社会就是旧社会。

山桐子:当社会变旧了,就要减少人心和追求,当这些不好的东西少了的时候,规矩就能随着减少,社会就能归新。

飞鹤子:进化论思想是害人的,往前进,是败坏,往回走,才是归新。

山桐子:现代社会就是这样的,恶性循环。一个人犯罪了,警察就抓一个人,两个人犯罪了,警察就抓两个人。出现一个犯罪抓一个 ,最后全世界都被抓到监狱里了,警察也不讲道德,也在犯罪,世界没法管了,走向毁灭。“变法”其实就是钻牛角尖,总有钻到头的一天。当变无可变,社会就走到绝路上了。

飞鹤子:人找不到中庸,就找不到出路。当一种极端加大了,就只懂得加大和它对立的另一个极端,这种做法,是在堵死自己。当所有的极端都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时,社会就承受不了了,就会走向解体。

山桐子:现代的所谓“法治”社会就是这种愚蠢的东西,其实是人治,用手段治国。人做这种坏事它就立个法拦住这里,然后人就往另一边去做坏事,它又立另外一个法拦住那里,最后整个社会都是框框、都是“法法法”。它不但不用道德减少人的人心和追求,还用自由滋养着人的人心和追求,使其不断壮大。里面养虫子,外面用铁框。这就是现代人追求的“幸福生活”吗?

飞鹤子:民主搞的所谓“法治”,是人愚蠢的恶行。不但以恶制恶,用各种法律限制人,还用自由滋养人的人心欲望和追求。

山桐子:这是里面养虫子,外面限制人。所以现代社会养出来的人,都是外恶内邪、外邪内恶,又邪又恶。因为没有了正,整个社会都在疯狂。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