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桐子:君子是道德高的人,君王和君子有什么区别?

飞鹤子:君王是君子里面福分大的人。

山桐子:君王是道德高的人吗?

飞鹤子:不一定。有些君王是道德高的,有些君王不是道德高的。人道德的高低是一个变数,上辈子道德高,不一定这辈子道德也高,因为人是会变的。所以君王要注意提升道德,尽力做到最好。管着这么多人,道德不好如何配做君王?君王如果道德不高,国家就不会稳定。

山桐子:君王如何提升道德?

飞鹤子:君王道德的提升,和普通的君子有些不同,比较特殊一些。

山桐子:为什么会这样?

飞鹤子:什么才是王?不是本事大、能力多了就能做王,也不是会打仗的就能做王。一个范围的王,是那个范围里面的中庸。小的范围的王,叫“王”,大的范围的王、天下的王,叫“皇”,讲中庸的范围的王,叫君王,不讲中庸的地方的王,不叫君王,只叫王。神给人传的文字告诉人,“皇帝”的皇,上面是一个“白”字。

山桐子:七种颜色的光等同一样多的就是白光。

飞鹤子:白除了这种意思外,还有“空”的意思,空白,无。皇是白的王。所以皇讲的道德,和一般人讲的道德,有一点不一样。但是如果只是王,不是皇,遵循的道德和一般人一样。

山桐子:皇讲的道德如何不一样?

飞鹤子:一般的人,他不是皇,他所讲的道德,是以他这个生命先天的状态作为中庸而讲的道德。皇讲的道德,是以天下所有特性的中间位置作为中庸而讲的道德。

山桐子:这两种中庸有什么不同?

飞鹤子:比如说,天下所有特性的中间,是零的位置的话,那么有个生命,产生他先天生命的地方是+5的地方,那么他的中庸,就是以+5作为零点的中庸。所以这样的生命,他看所有东西的标准,都会比真正的零点加多了5。他只要能做到围绕着他那个+5的位置左右上下前后变化,不要超出太多、不要太极端就可以了,就是他最好的状态。但是皇不是这样,皇是天下的中庸,要在天下的零的位置波动和变化,不能跑到别的位置上,否则就做不到皇了。

山桐子:皇是天下的中庸,那么皇是怎样产生出来的?

飞鹤子:天下的中庸这种位置,是非常非常少生命能够达到的。宇宙中各个层次的皇,通常是法产生出来的,不是人选出来的。因为人看不见中庸是什么,不可能知道谁是中庸,中庸是人看不见的。而人中的情况不一定是这样,因为人中的情况很复杂,所以人中的皇帝,不一定是中庸的。

山桐子:皇讲的道德,和一般人讲的道德,表现出来有什么不同?

飞鹤子:皇讲的道德,要比较注重不偏,不要偏向任何一种特性,各种特性要取得平衡,这样天下才会稳。一般人讲的道德,不需要强调不偏向某种特性,而是每个人自己选择拥有什么特性,喜欢什么特性,自己选择拥有。也就是说,皇的特性不能偏,不能过,任何特性都不能偏多。这样才是真正的白色。这是指德的部分。道的部分和一般的人一样,同样要往无的方向走,要减少自己的人心、执著、自我,减少对形、色、味等等各种后天东西的执著,这是一样的。

山桐子:皇任何一种特性都不能偏多,这不刚好像个球一样?圆的。

飞鹤子:是的,做不到圆的,某种东西太多了,就长刺、长角了,皇一旦变成这样,天下就不稳了。

山桐子:皇的特性就像一个球一样,那么不同层次的皇,是如何衡量的?

飞鹤子:这个球越大的,层次越低,球越小的,层次越高。

山桐子:球越大,意味着什么?

飞鹤子:意味着怒起来的时候很怒,怒很长时间,高兴起来的时候很高兴,很好人,赏这个赏那个,亲近这个亲近那个。这种皇是情重的、极端的。这样的皇,波动大,没有节制,层次就会低。私少、情少、观念少,什么都少的,层次才会高。

山桐子:皇帝的下面有文臣武将,皇帝是天下的中庸。

飞鹤子:中原是中庸文化的所在地,中原是中庸的意思,中原的“中”,是中庸,“原”是原本,中庸就是原本。中原奠定出来的文化,是中庸文化,一切围绕着中庸而展开。比如说,不是所有男人都能被称为君子,“男”是“田”和“力”,是指出力干活的人。但是注重道德的人,就不会被人叫做“男人”了,而是被叫做君子,也就是比较中庸的人。那么女的同样有这种分别。普通的,不注重道德的女人,被称为妾、妃、婢等等,都带“女”字,注重道德的女人,叫夫人、后等等,是没有“女”字的。民间的女人叫娘子,只有官家的和有地位的,才被称为夫人。是因为层面高的女人比较中庸,没有那么浓烈的女人的特性,所以称呼上不带“女”字。中庸一些的才是高贵的。

山桐子:这么说,层面高的,不管男女,都是比较中庸一些的,特性没有那么浓烈的。

飞鹤子:是的,男的特性一旦浓烈,就会变成粗鲁、控制、占有、气大、恶、邋遢、脏、乱、没有礼等等,失去道德,失去平和,成为“男人”。女的特性一旦浓烈,就会变成娇柔、依赖、注重美丽,失去了道德和贤惠,成为“美人”。

山桐子:所以男人和女人是极端的,君子和夫人才是中庸的。

飞鹤子:是的。人一旦不讲道德,就会变成野蛮、极端,很可怕的。真正的美,不是娇柔,而是中庸,端庄、平和而不极端。

山桐子:娇柔就像八爪鱼一样,动来动去的,恶心。控制、占有也像八爪鱼一样,死死抱着,恶心。

飞鹤子:如果一个君子或君王喜欢上了娇柔、依赖这种女人,这个人一定不是君子了。因为只有男人才会喜欢女人,极端的程度相近才能走到一起。西方社会虽然表面上不讲中庸,其实礼是一样的,因为神管理人的标准是一样的。层面高的人,一定是中庸一些的。当然乱世就会出现混乱,那是另一回事,不在通常所指的范围内。

山桐子:阴多的人,表现出来都是极端的吗?

飞鹤子:是的。阴多的人,通常有两种,一种是特性浓烈,一种是杂、杂质多。这两种阴,是不同的东西。特性浓烈是单一的某些特性特别多,这种人只能说比较极端,还不能说他是坏,但是杂质多一定是坏。杂质多是各种观念多、各种不好的东西都多。所以特性浓烈如果没有发展到杂质多的程度,还是在道德允许的范围内的,不能说他是坏人,只能说是比较极端的人。但是杂质多的人,是道德败坏的人。

山桐子:什么是特性浓烈的人?

飞鹤子:特性浓烈的人,女的表现为阴柔多,娇、甜、美、依赖等等。男的表现为阳刚多,力大、勇猛、粗鲁、气壮等等。

山桐子:什么是杂质多的人?

飞鹤子:杂质多就是观念多、思想复杂、人心多。女的表现为话多、好事、俗。男的表现为奸狡。

山桐子:杂质多的是坏人,特性浓烈是极端的人。

飞鹤子:虽然特性浓烈的人,还不算坏人,不过这种人也很危险,离败坏不远。所以也称不上有道德。

山桐子:为什么特性浓烈的人离败坏不远?

飞鹤子:特性浓烈的人,是情重的人。为什么一个人特性会如此浓烈?这是生命先天的状态吗?不是。如此浓烈的特性,是人后天不断加强自己喜欢的某些特性而逐渐积累出来的。

山桐子:为什么人要加强自己的特性?

飞鹤子:因为人注重自我,沉醉在自己的特性里面,觉得这样才够“美”,才够“有形”。人沉醉在自己的特性里面,就会失去理智,离中庸越来越远。人一旦这样,就很难回头了。道德是中庸的,是性情不极端、特性不极端的,极端的人都称不上君子。

山桐子:不要沉醉在自己的特性里面,否则就像喝醉酒一样,没有了理智。

飞鹤子:刚才说的那种极端,是正常存在的,还有两种变异的极端,是不正常的。

山桐子:什么变异的极端?

飞鹤子:这些变异的极端在正常的社会中很少存在,但是在现代变异的社会中很多。其中一种变异的极端,是男和女往各自相反的方向发展极端。女的变成粗鲁、勇猛、气壮,男的变成纤弱、依赖、柔美。另一种变异的极端,是人发展魔的特性,男的变成流氓气、魔气、冷酷、地痞气、低俗,女的变成妖气、要身材、要气质。

山桐子:为什么现代人要往变异的极端发展?

飞鹤子:因为他们觉得这样才“够味”、才“有形”。他们喜欢刺激。

山桐子:为什么现代社会会出现这么多的这些怪异?

飞鹤子:因为阴阳篡位了。阴阳倒悬、阴盛阳衰,就会这样。

山桐子:这就是现代人喜欢的“进化”。

飞鹤子:人的特性不止刚才说的那些,那些仅仅是举例而已。人所有的各种后天特性,都是人后天要回来的执著。

山桐子:有人说,带“女”字,是因为古代“重男轻女”,女的为奴,是侍候人的,所以才带“女”字。这是怎么回事?

飞鹤子:这是搞民主的人编造的谎言。阴的因素浓烈的,都带“女”字,象“娇”、“妖”、“要”、“媚”、“嬉”、“婪”、“妙”、“妆”、“娼”、“娱”、“婚”等等这些字,和奴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却都是阴的因素浓烈的,所以都带“女”字。所以古代的文化,不是搞民主的人说的那样,是和中庸和法有关系的。

山桐子:说古代“重男轻女”是搞民主的人编造的谣言,这些人在害人。

飞鹤子:古代不是“重男轻女”。男的如果离中庸远的,同样地位会很低。那些偏远的不讲道德的地方,住着的人里面没有男人吗?为什么他们生活那么苦?不是什么“重男轻女”,而是离中庸远的就会那样,阴多了就得受苦。搞民主的人造那么多谣言,做那么多坏事,不管这些人将来转生成男的还是女的,地位一定低,一定为奴。善恶有报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山桐子:不好的君王,除了变化幅度大外,还有什么明显的表现?

飞鹤子:不好的东西,表现出来都是一样的。君王也是人,人不好的因素,如果君王不注意道德,同样会出现。比如说,不好的人喜欢刺激,不好的君王也会喜欢寻求刺激,寻求作乐。不好的人会发脾气,不好的君王同样会发脾气。不好的人追求名利情,不好的君王同样会追求这些东西。不好的人自我很厉害,不好的君王同样会自我很厉害。这些各种不好的东西出现那么多,是因为长期不守道德造成的,东西越积累越多,却不注意去掉。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