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桐子:信是什么?

飞鹤子:信有两个最重要的内涵,一个是不疑,一个是不逆。这是信阳的一面,道的一面。

山桐子:疑、逆都是不好的。

飞鹤子:是的,疑、逆都是背道而驰。

山桐子:所以人要有信。

飞鹤子:人如果没有了信,就会走向穷凶极恶,偏执而自我,如果不能走回道德,最终一定会变成十恶不赦。

山桐子:人如何就会没有了信?

飞鹤子:自我强大的人会没有信,私重的人会没有信。

山桐子:为什么人会有疑?

飞鹤子:疑是人的私心导致产生出来的。人害怕自己被伤害、害怕自己的利益受损,就会产生疑这种东西。

山桐子:这么说多疑的人是私心重的人。

飞鹤子:是的。

山桐子:为什么有些人会把信当成了盲目?

飞鹤子:信不是盲目,盲目不是信。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有些人之所以会把信当成了盲目,是因为这些人没有智,看事物只看表面,不看本质。

山桐子:信和盲目的区别是什么?

飞鹤子:信是中庸的,盲目是偏执的。盲目是因为偏执而产生的,信是因为中庸而产生的。盲目是因为人有偏好、有喜欢、有执著而产生的,信是因为人私少、自我少、保护自己的人心少而产生的。如果人是因为自己偏爱什么而相信什么、偏爱自己而相信自己、别人对自己好而相信别人、就是盲目。如果人是因为没有私、没有害怕和顾虑而相信,因为思想干净而相信,因为符合道德而相信,才是真正的信。真假正邪往往就是一线之差,表面很像,本质却不一样。

山桐子:所以人要有智,看事物要看本质,而不是看表面。

飞鹤子:是的,有智的人看事物能看到本质。没有智的人看事物只会看到表面,看不到本质,并且会把表面当成了本质。

山桐子:信是不疑,也是不逆。那么逆就没有了信。

飞鹤子:逆是极恶。逆心重的人也是最不好的。

山桐子:为什么人会有逆?

飞鹤子:人产生逆,是因为人的自我强大、私重,不愿意改变自己,不愿意委屈自己。当然,事情不是绝对的,如果别人所持的理不对,是应该坚持对的,不能跟从不好的。

山桐子:这个逆,和不跟从不好的,表面上看起来很像,怎么区分?

飞鹤子:逆是气产生出来的,所以逆的人一定气大、情绪大、偏执。不跟从不好的,是因为理智而产生的,所以这样的人一定是平静没有情绪的、没有偏执的,不是因为情绪而作出的选择。逆是因为感觉到别人会伤害自己的自尊、自我或利益而产生出来的不顺从,或者是不想改变自己而产生出来的不顺从。不跟从不好的,不是因为这些因素而产生的,而是经过思考和判断产生的,是因为判断善恶真假正邪好坏而产生的。

山桐子:不逆是顺,顺是善的,逆是恶的。为什么有些人会把顺当成了盲目?

飞鹤子:顺不是盲目。顺应该是中庸的,而不是偏执的。因为偏执、偏爱而产生的顺,不是真正的顺,而是盲目。自己偏爱什么就顺什么,这是人的盲目。

山桐子:什么样的顺,才是中庸的顺?

飞鹤子:因为正理而顺,才是中庸的顺。因为情而顺,是盲目的顺,不是真正的顺。比如说,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就什么都顺她,这就是盲目,不是真正的顺。又比如说,母亲疼爱自己的小孩,就什么都顺他,这种也是盲目。再比如说,有人正在追求事业的成功,有人给了他建议,告诉他如何做事业才会成功,他听从了,这种也是盲目。如果一种“顺”,它产生的原因,是因为情和执著,这样的“顺”都是盲目。

山桐子:盲目的顺,不是真正的顺,那是什么?

飞鹤子:盲目的顺,其本质是逆。表面是顺,本质是逆。

山桐子:为什么会这样?

飞鹤子:因为偏爱什么而顺什么,是背离道德的行为。背离道德,当然就是逆了,逆着道德的方向走。

山桐子:这么说,真正的顺,是顺天理、顺道德,而不是顺情、顺爱。真正的信,是信天理、信道德,而不是信情、信爱、信自己。

飞鹤子:是的。信情、信爱、信自己,是真正的盲目,是真正的逆。道德讲的信、真正的信,是中庸的。而中庸的信,表现起来就不像信了。也就是说,道德讲的信,表现起来,不像信。所以人很难理解真正的信是什么。

山桐子:为什么会这样?

飞鹤子:因为人说的信、人能理解的信,是有形的信,而中庸的信,是无形的、看不见的。
人说的信,他是一种有,没有无的内涵。道德说的信,是中庸的、是无。

山桐子:中庸的信,表现起来会怎么样?

飞鹤子:看不见表现,看不见有信的形象,就是“不像信,也不像不信;不像有信,也不像没有信”。

山桐子:这个怎么理解?

飞鹤子:“不像信,也不像不信”,因为用道理来分析。“不像有信,也不像没有信”,因为没有执著。这种信,才是中庸的信。所以中庸的信,不是人说的信。中庸的信,才是道德说的信阳的一面。

山桐子:信阴的一面是什么?

飞鹤子:信阴的一面、德的一面,是诚,是不欺;是不疑、不逆。不欺骗和不疑是信阴的一面。信阴的一面,就是人说的信,有形,人看得见。

山桐子:人把“不欺骗”说成是“真”,对不对?

飞鹤子:当然不对。“不欺骗”只是信,谈不上真。真的内涵非常庞大,庞大到宇宙那么大,怎么可以把“不欺骗”这么小的东西说成是真如此庞大的东西。把“不欺骗”说成是“真”,那是人的无知,只知表面,不知本质。当然,如果只是因为说习惯了这样说说,也无所谓,因为“欺骗”有假的意思,那么把“不欺骗”说成是真,从某种程度上、不那么严格的时候这样说,也是可以的。但是在正式的地方,不能这样说,正式的地方,说什么都要符合法理,不能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山桐子:为什么“不欺骗”是很小的东西?

飞鹤子:人能欺骗谁?人能欺骗到的无非就是人,人能欺骗神吗?那么“不欺骗”的内涵,不就仅仅限于人那里那么一丁点的地方吗?所以它是很小的东西。人即使做到了“不欺骗”,也谈不上真。人没有真正的真可言,人只能是尽量地往真靠。

山桐子:为什么人没有真可言?

飞鹤子:除了道德之外,人所言所想的基本上都是假理,谈什么真?所以“不欺骗”是信,而不是真。信阳的一面不可乱用、滥用,和别人交往的时候,要用信阴的一面,没有和别人有交往、独处的时候,才用信阳的一面。

山桐子:滥用了会如何?

飞鹤子:会做坏事,破坏道德。道德里面阴阳两种内涵,基本上都有这种区别,不可滥用。和别人交往的时候,要用道德阴的一面;自己独处的时候,要用道德阳的一面,要符合道德阳的一面。

山桐子:道德不是用来要求别人的,而是用来提升自己的。总是挑剔别人的人,才是没有道德的人,眼睛老是盯着别人,小肚鸡肠。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