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桐子:贵是值钱的意思吗?

飞鹤子:这是人的理解。贵有两种意思,一个是人理解的贵,一个是道德说的贵。

山桐子:人说的“贵人”是哪种贵?

飞鹤子:是人理解的贵。人理解的贵,是用财富和福分来衡量的。如果一个人财富多、福分大、地位高,人就觉得这个人贵。

山桐子:人对贵的这种理解对不对?

飞鹤子:在某种程度上是对的,在某种程度上是符合法理的。但是如果从本质上看,是不对的。

山桐子:道德上说的贵,是什么?

飞鹤子:道德上说的贵,不是用财富和福分衡量的,而是用道德衡量的。道德高的为贵。

山桐子:这两种贵有什么区别?

飞鹤子:道德上的贵,在人看来不一定是贵的,不一定会有很多财富和福分,也不一定有地位、有作为,很可能非常普通。

山桐子:没有什么财富和地位,那怎么知道他贵不贵?

飞鹤子:所以人很难知道、很难明白这种贵,这种贵对人来说几乎是看不见的。只有同样是道德高的人,才看得见这种贵。

山桐子:用道德来衡量的这种贵,是什么?

飞鹤子:离中庸越近的越贵。

山桐子:离中庸近的有些什么表现?

飞鹤子:没有表现,所以看不见。离中庸越近,表现会越少,只有离中庸越远,表现才会越多。

山桐子:没有表现?怪不得人看不见。

飞鹤子:所以人说的贵,全部都不是用道德衡量出来的那种贵。

山桐子:贱与贵相对,那么贱也有两种吗?

飞鹤子:是的。人说的贱,是不值钱的、没有用的、地位低的。用道德衡量的贱,是指离中庸非常远的、极端的。

山桐子:极端是败坏。

飞鹤子:是的,极端的东西,才是真正的贱。

山桐子:地位低、没有钱的人,不一定都是极端的人。地位高、有钱的人,不一定都是不极端的人。

飞鹤子:所以人衡量出来的贵与贱,经常是不对的。

山桐子:极端的人是什么样的人?

飞鹤子:特性浓烈、观念多、执著多、思想复杂、脾气大、情重、自我大。

山桐子:极端的人是东西多的人。

飞鹤子:是的。中庸是少,极端是多。

山桐子:贵也有阴阳之分吗?

飞鹤子:有的。道德上的贵,是贵阳的一面。人说的贵,是贵阴的一面。人说的贵,指的是对人来说有价值的,价值大的为贵。道德上的贵,对人来说很可能不会带来价值。用人的标准衡量出来的贵人,是社会上显赫之人。用道德衡量出来的贵人,是君子。

山桐子:君子是不是社会上显赫之人?

飞鹤子:不一定,有的是,有的不是。很多君子,不是显赫之人,而是非常普通、不招眼的人。做君子的人,不是为了得到名声和地位,而仅仅是为了能符合道德,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君子。为了得到名声和地位而符合道德的人,不是真正的君子。

山桐子:那么那些得到名声和地位的人,能不能成为君子?

飞鹤子:当然可以。因为福分而得到了名声和地位的人,如果他也能按照道德标准去做人,逐渐地也可以成为君子。

山桐子:君子是人人都需要做的吗?

飞鹤子:当然不是,君子一定是社会上的少数人,无论社会道德水平如何高,君子一定都是少数,绝不可能大多数人能成为君子。君子是很难做到的,好人容易做,所以道德再高的社会,也只是好人很多,而不是君子很多。人选择什么样的路,是人自己选择的。选择道德的、按照道德标准做人的,才有可能成为君子。不这样做的人,也可以成为好人、善人、勇士等等各种人。一个人只要不做坏事,都能正常地存在,不一定需要是君子才能存在。

山桐子:好人和君子有什么区别?

飞鹤子:好人不太需要中庸也可以做,但是君子必须是中庸的,否则不能说是君子,只能说是好人。好人是讲情讲善的,君子不太讲这些东西,君子讲正,讲道德。虽然君子作为人来说,也会有人正常的情和善,但是会比较淡,君子的标准里面,是没有这些东西的,不以这些作为标准。有浓烈的情和善的人,就不能说是君子了,只能说是好人。

山桐子:善人和君子有什么区别?

飞鹤子:善人是按照善的标准去做人的,君子是按照道德标准做人的。道德讲的是正,而不是善。正和私相对、和歪相对、和偏相对,善和恶相对,这是不同的两个概念。

山桐子:君子是善的吗?

飞鹤子:君子符合的是道德说的善,而不是人说的善。道德说的善,表面是善,本质也是正。

山桐子:人说的积德靠善还是靠正?

飞鹤子:善可以积小德,积大德要靠正。孔子有多大的德啊,不说孔子本人,光是孔子的后代,一直延续到现代,大部分都能风平浪静、生活安稳,很多人都有封赏、有作为,并且不随朝代的更迭而动摇。孔子后世的家族,是世界上最大的家族。孔子有那么大的德,靠什么?靠善吗?当然靠的是正、靠的是道德。

山桐子:为什么正能积那么大的德?

飞鹤子:有两个最主要的原因。其一,正是无私与不偏,这种因素,能减灭不够好的阴,物质是不灭的,阴消掉了,就会转化成德。其二,正惠及的是所有的人。人和社会没有了道德,就会败坏,最后毁灭。道德是一切的根本,不管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生命,善的恶的、正的负的,都能在道德中得到或多或少的清洗和提升。道德是无色无味的,而善不是。无色无味的东西,才是适合所有人的。道德就像空气一样,最不起眼,最没有味道,但是却最重要,对所有人来说都这样。如果谁把道德弄成了有色有味、有形有势的东西,他就是在破坏道德。有色有味、有形有势的东西,都不是道德。孔子的道德,维持了两千多年,让无数的人在道德中得到提升,这不是人说的善能做得到的。道德是无私的,道德使人提升上来,却什么回报都不要。道德不会要人的任何东西,道德什么都没有给自己留下。只有真正达到了无私的境界,才能完全明白道德是什么。因为道德一定是无私的,有私的东西,带观念的东西,都不是道德。为什么历史上传道德的,只有孔子一人,不是谁都可以做的。将来不管任何时候,都不会再有第二种道德,道德只有一种,就是中庸的,道德一定是中庸产生出来的,不是中庸产生出来的东西,都不是道德。在道德中提升上来的人,最后都会得到福报,最好的还会被佛、道、神度上去。那么道德的这种无私,谁能做得到?没有人能做得到。为什么孔子能有那么大的德,是因为无私。正的无私,是超越所有人说的善的。所以如果君王能用道德治理好天下,让天下的人生活安定,同时人的道德也能普遍提升上来或维持着好的状态,君王积的德就会非常大。君子也是同样的道理。所以真正能使人积大德的是道德。

山桐子:没有在道德中得到清洗和提升的,能被佛、道、神度上去吗?

飞鹤子:过了现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再将来就不能了。未来的人要上去,都要先在道德中得到提升,才能回去。什么是度?为什么佛、道、神能度那个人上去?是因为那个人已经在道德中清洗得足够干净了、合格了,然后佛、道、神才能帮他演化身体、演化功,他才能上去。垃圾怎么能上去?谁会度垃圾上去?所以未来的人,想回到天上,都要在道德中清洗自己,提升上来,才会被佛、道、神度上去。

山桐子:善也能积德吗?

飞鹤子:能,但是必须是道德的善,才能积德。不是道德的善,人说的善,积不了德,只能积恩。善有善报,你帮了别人,别人下次帮回你,你对别人好,别人下次也会对你好,人说的善,积的是这些东西。

山桐子:什么是道德的善?

飞鹤子:无求的善、能吃苦的善、没有执著的善、没有拉关系的善、无恶的善、无形的善。其实,善之所以能使人提高,是善里面的道德因素、阳的因素在使人提高,而不是如何对别人好的因素。所以说到底,真正在使人提高的因素,是道德的因素、是正的因素、是阳的因素。人说的善里面既有阴同时也有阳,并且阴的因素非常多,而道德不是,道德是纯阳的。但是人需要善,社会需要善,就像人需要水一样,这是另一个问题,不属于道德的范围,属于法的范围。道德不会不让人有善,只是不能用善取代道德。

山桐子:怎样的善不是道德的善?

飞鹤子:善里面阴的因素在起作用时,不是道德的善。不是道德的善,积不了德。比如说,情表现出来的善,就是善阴的因素。母亲对孩子的善,是积不了德的,朋友互相之间的善,同样积不了德。这样的善积回来的不是德,而是恩、是因,有因就会有果,所以善一定会有善报,你对别人好,别人将来同样会对你好。所以母亲对孩子好,是母亲对孩子有恩,孩子将来会报答这种恩。只有吃苦才能积德、只有正才能积德,对别人好积回来的是恩,是因缘关系。

山桐子:道德是无私的。为什么会有君子这种概念?

飞鹤子:道德是神给人的,神希望人能按照道德标准做人,那么在道德上做得最好的人,就会成为神认可的人,这种人就是君子。神直接管着的是君王,那么君王下面的当然就是君子。君子和君王,是走在同一条路上的人。所以古代,能做官的、君王身边的人,往往都是属于君子这样的人。为什么做官的人要学孔子的东西、要学道德,才能做官,就是这么来的。

山桐子:道德高的人才能做官。

飞鹤子:为什么孔子说:“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说的就是这个问题。君王要做到的是正、是道德标准。只有符合道德标准、正的标准的人,才有资格从政。道德讲的就是正。

山桐子:所以道德高的人叫君子,才能从政。

飞鹤子:是的,正常的社会是这样的。现代社会不是正常的社会,所以才会出现阴阳反背,不是君子的人也能做官。

山桐子:君王是道德最高的人吗?

飞鹤子:不一定,通常不是,有时候是。君王是有福分的人。君王既然能做君王,就更应该按照道德标准做人,不能放任自己,否则就不配做君王了。君王应该努力使自己成为道德高的人,只有这样,国家才能稳定,百姓才会生活幸福。

山桐子:为什么君王通常不是道德最高的人?

飞鹤子:有两个比较主要的原因,一个是德换成了福分,就会减少,德减少了,道德水平就会下降。另一个原因,那些道德最高的人,是神最珍惜的人,神通常不会让他们做君王,而是让他们继续在民间吃苦,为以后能回到天上打更多基础。这种人将来会有佛、道或神找到他们、度他们回去的。

山桐子:君王也有这种机会吗?

飞鹤子:当然有。不是做了君王,就不能提升自己的道德了,道德标准对所有人是一样的,谁做得好,都能积德,德大到某种程度,将来就有机会回去。

山桐子:只有有道德的人,才有回去的机会吗?

飞鹤子:当然,谁会把一块垃圾拿到天上?谁都不敢,只有干净的人才能最后回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